情感故事

我的上眼皮老是肿,跪舔体育生篮球鞋臭脚球

作者:admin 2020-02-02 12:05:31 我要评论

    高珍雨自然看出她眼神里包含的意义,装作不耐烦的说:“好了,好了,不要这个样子,这一点都不像你,以前那个扬言要吃穷我,搞垮我的凌嫣哪儿去了?”

    凌嫣扑哧一笑,“我什么时候说了要搞垮你啊?没有吧”

    “开玩笑的。”

    凌嫣无语的摇头。

    高珍雨突然想起什么,拿起桌上一本杂志狠狠的拍在她脑袋上,凌嫣吃痛的惊呼:“干嘛?谋杀员工啊?”

    “去韩国那么久,都不给我带礼物,还好意思说!就没拿我当朋友。”说完故意白她一眼。

    凌嫣无辜的说:“我冤枉啊,实在是没来得及,奶奶病危,我急急忙忙赶回来,哪有时间买礼物?”

    “你别说这个,一说我就来气,李奶奶病危你不告诉我,你卖房子也不告诉我,你说你都拿朋友怎么回事?”高珍雨说着气呼呼的将双手环在胸前,脸唰的冷了下来。

    凌嫣本来以为她闹着玩儿,没想到她真的生气了,连哄带骗的说:“好了,我还不是怕你忙,抽不出时间来吗?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

    高珍雨放下双臂,摊在桌子上,一副‘这还差不多’的表情。

    “我跟你说,要是拿我当朋友,以后有事必须第一个找我。”

    凌嫣点头如捣蒜。

    高珍雨换上以往的神情,拉着她的手八卦起来:“跟我说说,在外面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儿?有没有遇上心仪的对象?”

    看她那副八卦的样子,凌嫣就觉得好笑,“其实没什么特别的事,就是游山玩水,风景很好,还认识了一个很漂亮的女孩,是我们海城的。”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喝了一口桌上的咖啡,“哦!对了,还有逛夜市的时候,有位老人给我讲了一个很动人的故事,后来我还买了一对这个三生石。”

    她说着从随身携带的包里取出那对石头,递到高珍雨手上。

    高珍雨拿着看了半天也没看出点名堂,交还到她手中,“就是两块普通的石头啊,看不出什么特别。”

    凌嫣一边把玩着石头一边说:“我也知道它看起来很普通,但不知为什么,我就是好喜欢。”

    这时她发现石头本身暗红的色泽发生了一点点变化,黑色的成分好像更重了,她努力睁大双眼仔细瞧了瞧,确实没看错,真的变黑好多。

    凌嫣心里隐隐有些不好的感觉,难道老人当初说的劫难,真的要应验了?

    告别了高珍雨,凌嫣走出写字楼,天空和煦的阳光依然温暖,消除了刚才不安的心情。

    凌嫣轻松的走在大街上,行人三三两两的路过她身边,或悠闲自在,或神色匆匆,还有路边可爱的小女孩,手里拿着一个红色的气球,脸上尽是甜甜的微笑。

    凌嫣看的失了神,假如不出意外,她身边应该也有一个小朋友,这时候说不定已经会喊妈妈了

    突然,小女孩手里的气球不小心跑了,她条件反射下去追,那个方向正好是公路,一辆飞驰而来的汽车眼看就要撞上她了

    这一幕被凌嫣看在眼里,来不及思考,她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

    她承认他确实够帅够迷人,可她确实和他不认识啊?但看这男人的表情,好像和自己认识很久一样。

    “看够了吗?”男人低沉的男性嗓音冷冷的响起,看向她的眼神也带着一丝戏谑。

    她赶紧羞涩的收回目光,低低敛下双眸,一双小手不安的拉扯着被角,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突然,苏博文猛的欺近她眼前,大手握住她纤细的下巴,让她直视着自己,“说!你是怎么进来的?”

    她被他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他的行为怎么可以如此轻挑,本能的反应是想脱离他的逼视。猛的抬起一条腿,对着他的腹部死命一蹬

    苏博文冷不防挨了她一脚,仰面朝后倒去,咚的一声掉在地板上,肩膀还重重的磕在柜角上,疼得他眼冒金花,其状甚是惨烈,堂堂苏氏总裁丝毫没了平时的威风,此刻正一脸狼狈的呲牙咧嘴。

    随着那一声巨响,她猛的闭上眼睛,心里咯噔一下,料想这下死定了

    这时,他醉意全无,恼怒的从地板上坐起来,抓起床上一脸惊恐的她往门外拖,丝毫没有给她反抗的余地。

    由于他力气太大,又走的快,她根本还没站稳就给拖着往前带,一路东倒西歪的撞倒了好多东西,痛的她不住尖叫,他听闻却没有停止的意思。

    “咔”的一声打开房门,她被他重重的摔出门外,柔弱的身子猛地撞上走廊冰冷坚硬的墙壁,痛的她几乎昏死过去,软软的跌坐在地,一颗豆大的泪珠从红红的眼眶中翻滚而出。

    苏博文对她楚楚可怜的模样不屑一顾,冰冷的从喉间发出一串声音,“我不管你是怎么进来的,但我告诉你,从哪里来给我滚回哪里去,不要以为躺到我床上就可以为所欲为。”

    说完不容她分辨,“嘭”一声甩上了大门。

    她躺在地上呆愣了几秒,随即站起身来,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趴在门上使劲拍打,发出嘭嘭的巨响,在走廊内久久回荡。

    “喂!开门,开门啊!我要进去”

    可是任凭她喊破喉咙,里面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房门依旧冰冷的紧闭着,阻隔了房内的世界。

    她有些无助的瘫软在房门口,绝望的盯着黑漆漆的走廊,如果里面的人不开门,她应该去哪里?如果这里不是她的家,那她应该在什么地方落脚?

    里面的人到底是谁,他凭什么可以这么凶,难道他和我有什么深仇大恨吗?需要在三更半夜的时候把我赶出来。他是我的什么人,为什么我们躺在一个床上?我又是谁,为什么我记不起自己的名字?

    缠绕在内心的疑问简直像一团一团的乱麻,越想理清,越是凌乱。而她,连自己是谁都搞不清楚,甚至记不起自己的姓名。

    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

    头好痛,越想越痛,想来想去却没有任何结果。

    真是可笑,她居然不记得自己的名字,居然不知道自己来自什么地方,居然被那个人无情的扔了出来。

    哦,对了,那个人好像认识自己,那么他知道她来自什么地方了。

    带着微微激动的欣喜,再次拍响房门,用一种恳求的声音,“喂!求求你,开开门,我有话问你。”

    他连忙放下水杯,轻抚她的胸口,又手忙脚乱的抓起纸巾去擦拭她湿了的衣衫。只是她刚才动作太大,弄湿了好大一片,纸巾根本就起不到什么作用。可她正在生病,总不能穿着湿答答的衣服睡吧?而怀里的人似乎没有醒来的意思,还处在高热的昏迷状态中。

    放她躺下,苏博文打开衣橱,拿出一件自己的衬衫,为她换上。

    他深吸一口凉气,别开视线,摸索着为她穿上自己的衬衫,放她平躺在床上,又把打湿的丝被换掉,才从新坐回床边。

    天知道他需要多大的自制力才能忍住刚才的冲动,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因为她太虚弱,她还在病中。

    床上的人很快便沉沉的睡去,没多久,脸上通红的颜色也消退不少。见她没什么大碍了,苏博文才稍微安心的离开,公司里有太多公务等着他处理,从未有一天脱岗,当然也不会为了个女人破坏原则。

    等她醒了就让她离开,他这样想着。

    银色保时捷一路疾驰,来到公司,硕长的身影推开办公室的门,迈着沉稳的步伐走进去,办公桌上堆了高高的一叠文件,不用说,看来今天又得忙死。

    他刚坐下没多久,小雅就敲门进来,先是恭敬的欠欠身,然后用她细腻的声音不疾不徐的说:“总裁,您今天要批阅的公文都在桌上了,还有,刚才徐小姐来找过您。”

    苏博文正在处理手中的一份文件,听她说到徐婉然,抬起头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她

,“她找我什么事?”

    小雅十分抱歉的说:“对不起,她没说。”

    苏博文认为她来找自己无非就是工作上的事,上次他的态度已经表达的很明确了,所以除了公事,他想不出她还能有什么重要的事,需要一早就来找他。

    “徐小姐见您还没来,就走了。我问她有没有话需要转达,她说等您来了亲自跟您说。”小雅把她知道的全都告知苏博文,生怕等下他又说自己办事不力。

    苏博文继续埋头审视手中的公文,淡淡的说了一句:“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小雅旋即转身,调皮的吐吐舌头,打开总裁办公室的门退了出去。

    她总觉得总裁跟他的未婚妻关系怪怪的,难道有钱人都这样相处?他们不是未婚夫妻吗?照理说,徐小姐有事找总裁,可以直接打电话给他,或者两人下班后直接面谈好了,干嘛还要等总裁上班了,才来找他。

    有钱人的世界果真不是她这种普通人能看懂的。

    不知睡了多久,她终于幽幽的醒转过来,一颗头昏昏沉沉,疼痛欲裂,阳光透过薄纱窗幔照得好刺眼,她下意识的闭上双眼,抬起柔荑挡住刺目的光线。

    等她稍微适应了明亮的环境,缓缓的睁开剪水双瞳,打量起这个陌生的环境来。

    这是哪里,是她自己的家吗?不对,这里看起来有点熟悉,她拼命整理了一下思绪,终于想起来:昨晚,她就是在这个房间里,被那个凶巴巴的男人扔出门的。她还想起来,为了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她就在门口枯坐了一夜,她强迫自己不要睡着,后来还是磕上了双眼

    再后来的事她就不记得了,好像有人抱着她给她扎针来着,那个怀抱好安全,好温暖,让她下意识的想要倚靠,那是谁?她现在又躺在这张床上,难道是他?可是,想起昨晚他那副要吃人的样子,实在不能把他们联系在一起,那么温暖的怀抱,怎么可能来自那尊寒气逼人的瘟神。

    对,他就是一尊瘟神。

    小手掀开柔软的丝被,抬腿站到地毯上,光溜溜的双腿接触到微凉的空气,旋即:“啊!”她惊慌的用双手抱着前胸,重新退回床上,掀起丝被躲了进去。

    怎么她会穿着一件男人的衣服?她自己的衣服呢?假如她没记错的话,被他赶出门的时候,除了没穿鞋外,她身上的衣服可一件没少啊。难不成这男人趁自己昏睡的时候,伸出了魔爪?

    她心慌意乱的再次察看了一遍自己此时的穿着,除了外面的一件男士衬衣,里面的一条小短裤,什么都没了。她暗暗发誓,等他回来一定要好好质问质问,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就给占了便宜啊,最起码得搞清楚和他是什么关系。

    肯定了心里的想法,她起身下床,头还在昏忽忽的作痛,嘴唇干得像是要裂开来,走动的时候,手臂不小心打到屁股上,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她疑惑的掀起衬衣,退下短裤边缘瞅了瞅,一个暗红的小血点清晰可见,显然是注射针头所留下的。

    她小心翼翼的放下衬衣,生怕碰到小血点,要知道她可是最怕疼的,每次医生给她打针都吓的昏过去,不过这样也好,昏了反而不知道痛,省的一提到打针就弄得跟杀猪似的。

    等等,她居然记得怕打针,那为什么不记得其它的事情?

    床头的杯子里还有半杯凉水,是他给自己倒的吗?看不出来他也会照顾人,还以为这种瘟神样的男人只会发火呢。

    把杯里的凉水倒掉,又续上一杯热的,才刚在沙发上坐下,就传来一阵开门的声音。

    房门应声而开,高大俊逸的身躯出现在门口,见到坐在沙发上的她,一声没吭,就拿她当透明人一样。自顾自的换掉鞋子,扯了领带,挂好公文包,忙好这一切,才静默的在沙发上落座。

    他绝对是瘟神转世,她心想。从他进来到现在,总共没有五分钟,但这间房子里的气温最起码骤降了十度,从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寒凉气息,是冰冷的,足以把一颗温热的心冻伤,直至结冰。

    就在她暗暗鄙视他的时候,他突然间冷不丁的冒出一句:“你醒了?”

    她略微迟疑的点点头。这算是关心吗?她是不是听错了,可他说话的声音带着一种磁性的吸引力,就像一把大提琴所发出的雄浑声响,嗡嗡的回荡在她耳边,那样清晰,那样好听。

    <!-- chuanshi:21811176:291:2019-03-02 05:40:47 -->
相关文章
  • 我的上眼皮老是肿,跪舔体育生篮球鞋臭脚球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生夹屁股的好处,爱妃朕要被你夹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