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老妈去KTV喝多了,小宝贝都湿透了自己动!

作者:admin 2020-07-11 14:38:50 我要评论

    “陆向北!你拉着我干什么?你和秦润就是蛇鼠一窝是不是?他和那个女人到底什么关系?你还让出办公室来让他们两个缠绵悱恻,你疯了吧你?别忘了,宁虽然是我的朋友,但也是你的同学!”苏薇怒气冲天的大喊一阵,对着陆向北吹胡子瞪眼睛。

    陆向北无奈,“薇薇,你不了解秦润的事情,更何况章宁不是已经和秦润分手了吗?”

    苏薇冷笑一声,“好啊,原来你是这么想的,那我们现在也分手了,你别来找我!”苏薇转身离开。

    陆向北叹了口气,“可我们是结婚了啊!”秦润,你可把我害惨了。

    屋里的两个人安静的像是风吹过的声音都能听到一般。秦润回过神来看着眼前这个曾经让他朝思暮想的女人,她消失了五年,不,应该是‘去世’五年,让他尝尽心酸苦楚,却又突然出现,秦润不知道这是上天和他开的玩笑,还是给他的奇迹。

    木兰裳,这个刻画在心底无数次的名字,今天见到她,却总是想起章宁那双含泪的眼睛。

    木兰裳低垂下头,“五年前,我本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可我醒来的时候却已经躺在瑞士的病床上,窗外可以看见皑皑雪山,很美。那次的枪击事件……我胸口中枪,那间库房又发生大火。所以大家都以为我死了,可实际上我被人救了,一直生活在瑞士。”

    “所以你在瑞士生活了五年,却从来没想过要回来找我?”秦润冷笑,“还是你本来就打算让你在我的心里死去?”

    “不,不是的,润。”木兰裳拧紧眉头,“我当然想过回来找你,可是、可是当时我的病情并不允许,我得了胃病,几乎切除了整个胃。我以为我就要死了,所以不想成为你的累赘,既然你已经失去了我一次,我何苦让你在欣喜之后再让你痛苦呢?”

    秦润皱起眉头看着她,难怪她这样消瘦……

    木兰裳流下泪水,本就纤瘦的她更是楚楚动人让人充满怜惜。“润,其实五年来我一直都没有忘记过你。后来,我听说你和章家的小姐结婚了,所以我就放弃了回来找你。”

    秦润想起当初和章玉洁结婚的事情,虽然是隐婚,但锦京四大家族曾经来祝贺过,所以知道自己已婚的消息也是有可能的。没想到她受了这么多苦,秦润的心里一阵愧疚,很抱歉她被病痛折磨的时候,自己没能陪在她身边。

    木兰裳上前握住他的手,“润,其实我一直都在想你,五年了,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她拿起秦润的手抚摸着自己的脸颊,满脸的怀念和激动,“润,我真的没想到我们还能有再见的一天。”

    这样的亲密事隔五年让他有些不太适应,他尴尬的抽出自己的手,从木兰裳眼底闪过一道失落。他扶起她坐下,“阿兰,我也没想过会再见到你,我一直以为你死了,所以还给你买了墓地,就是为了让我有个思想寄托。”秦润嘴角勾起,笑容都那么不自然,“那……这五年来,你一直都在瑞士养病吗?”

    木兰裳身子颤抖一下,垂下眼帘遮住眼底那一闪而过的复杂。她点点头,随即又说道,“对了,润,我买了你最爱吃的芒果。晚上我们一起去老宅看看奶奶和依依他们吧?这么多年没见,我真的很想他们。”

    “晚上?”秦润心底有些抵触和不自在,“我今天还有事,过些时候吧!”

    “那也好。”木兰裳站在原地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只能尴尬的笑了,“你看,我们现在真的好没默契。”

    默契?秦润心底酸涩,五年的时间可以改变一个人,也可以让人忘记时间。天南海北的距离,生死之隔的怀念,早就已经模糊了当年的喜好。还谈何默契?他早就已经不爱吃芒果了,木兰裳却还停留在那个时候。

    权思诺和贝丽儿走进一栋废弃的楼,前脚进来,后面的门就砰的一声关上。权思诺眉头轻蹙,不动如山。身后出现了两个人拿枪对着他,“走!”

    权思诺和贝丽儿走进了明亮的房间,和外面的破败不同,这个房间干净整洁,条件也算不错。窗口站着的人转过身来,“你好,权少!”

    “聂远?你就是打电话的人?”贝丽儿皱起眉头,听出了他的声音。聂远是秦岳成的助理,几乎形影不离,在沪城搞娱乐新闻多年的贝丽儿自然认得他。

    聂远推了下镜框微微一笑,“贝丽儿好眼光,权少请坐。”

    权思诺瞟了眼沙发,“我不喜欢不干净。”

    贝丽儿抽出纸巾来给他擦干净,权思诺这才坐下。聂远不屑一笑,当然也不会为了这点小事和他计较。

    权思诺坐下之后,直接开门见山,“有何赐教?”

    “权少说话直爽,那我也就没必要遮遮掩掩了。我有你想要的心脏,但我要你的一样东西。”

    权思诺冷笑,“如果你不嫌弃,我那颗废弃的心脏,也可以送给你换一换。但是换过之后你是死是活,我不敢保证。”

    “权少说话带气,这可怎么谈啊?”聂远为难的笑了。

    权思诺却不屑一顾,“如果你今天不谈,恐怕以后也没有机会了。”

    聂远硬着头皮,权思诺虽然病弱,可到底也是四大家族的人,被那种吞噬性家族培养的后果就是,他从来不会在意你的威胁。

    “秦润的命换你一命!”

    权思诺面色平淡的抬起头,“换一个吧。”

    聂远眉尖轻佻,“这可是对你对我都好的事情,一举两得,你没有理由拒绝啊。如果秦润死了,那章宁可就会永远待在你身边了。”

    聂远分明是在诱惑权思诺,但是权思诺也不是傻子,对于这种利益熏心的人他向来不喜,更何况是在这种环境下。

    聂远见他一句话也不说,咬了咬牙,“权少,你这是诚心合作

吗?我可都是为了你好啊。”

    权思诺站起身来,“如果你没有其他的条件和我提出来,交易不成立,我也不占你便宜,先告辞了!”

    “进入这里你还想走吗?”聂远说完,周围的几个人便朝着权思诺举起枪。“权少,你就算是不顾及这颗能救你命的心脏,也应该顾及一下章宁吧?”

    权思诺斜睨着他,“你想说什么?”

    <!-- CS:22370205:1083:2019-10-11 06:17:41 -->
相关文章
  • 老妈去KTV喝多了,小宝贝都湿透了自己动!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对女婿提出那个,姐姐的美女的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