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净重21克的爱故事,舌吻戏看得到舌头的那种

作者:admin 2020-06-01 12:03:48 我要评论

    顾丞临已经意料到自己告诉简宁以后,简宁的想法。门口,顾丞临已经把车安排好。

    “简宁,我会一直陪着你的。”顾丞临看到自己身边简宁失魂落魄的模样,心里忍不住一痛。

    相比于现在的简宁,顾丞临真的希望简宁能够如同昨天一般的发泄出来。

    简宁有些机械的看向顾丞临。怪不得,今天她觉得顾丞临变了,是因为他知道了自己的父亲去世,感觉自己可怜,所以在怜惜自己吗?

    眼泪一滴一滴的掉落,简宁却没有任何的感觉。大脑一片空白,简宁甚至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做些什么。

    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离开了,彻底的离开了……简宁不知道自己还存活的意义是什么。一切,好像都没有了未来。

    周围,一片的黑暗。

    顾丞临拉过简宁,不想看她痛苦的神色,把她揽进自己的怀抱中。

    突然的温暖让简宁片刻的微怔,嘴巴微微的张开,眼底一片迷茫。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到后排坐着的简宁和顾丞临,看着两个人的动作,不由叹息。

    之前,两个人能够好好的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没有一个好好的珍惜。现在遇到了事情,却让这小两口相依相偎。

    司机和刘妈一样,都是从老宅调过来的。看到简宁和顾丞临此时的状态,司机觉得,老爷子可以欣慰了。

    毕竟,这段时间,因为顾丞临和简宁之间的事情,老爷子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却是操碎了心的。

    直到到了简家,简宁才从顾丞临的怀里出来。

    倒不是因为简宁贪恋顾丞临的温暖,只是觉得在顾丞临的怀里,她心才能够稍微的平静。现在,无论旁边是谁,只要能够拉她一把,简宁都会毫不犹豫的拽住的。

    看着简宁苍白的脸色,顾丞临随着简宁一起下了车

    开门的是一个陌生的男人,简宁在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一愣。小的时候她见过这个男人,是陈秀玲的表哥,

    “大小姐?”谢成在看到简宁的时候,脸上竟然带着一丝惊恐,声音都不由得变大。

    不过,谢成的情绪并没有落入简宁的眼中,她今天是来看自己父亲最后一面的,对于其他的毫无紧要的人,简宁没有说话的心思。

    简宁没有注意到,不代表顾丞临没有注意。

    看着眼前陌生的男人,顾丞临在心底留了一个心眼。

    屋里人听到了谢成的声音,都从里边走到了门口。

    “简宁,你来这里做什么?”先是陈秀玲说了话,看向门口的简宁,陈秀玲的眼底带着一丝慌乱。

    简全民才刚刚死掉,这件事情还没有任何的人知道,怎么简宁偏偏这么晚来到了这里?难不成,简宁已经知道了。

    简云舒知道门口来的人是简宁,不过她却没有勇气走到门口。

    想到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简云舒现在全身乱糟糟的,眼底一片的慌乱。

    “我来见我的父亲!”简宁没有任何的退让,笃定的看着陈秀玲的眼睛。

    也许是因为旁边有顾丞临,这一次,简宁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害怕。

    无论怎么样,今天她都要见到自己的父亲,哪怕是最后一面。

    “老爷在休养,而且你已经不是简家的人了,哪里是说看就看的?大晚上的,你跑到简家撒野,小心我直接报警。”虽然疑心简宁怎么会这么晚来到这里,不过,陈秀玲还是很快的整理好了自己的心情。

    “陈秀玲,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一个继母,也在这里大放厥词!我不是简家的人?我告诉你,除了父亲,我就是简家最名正言顺的人。我的母亲是父亲明媒正娶的女子,你呢?只不过是一个小三,谁给你的权利阻拦着我?”

    简宁平日里是不会说出这些话的,不过今天简宁是真的心急了。

    她哪里会再管陈秀玲的感受?现在,她只想要见到自己的父亲。

    “你报警吗?我正好也要让警察评理,看看我究竟能不能进简家这个门。”以前,简宁是不屑于再进去,这一次,简宁却是一定要进去的。

    “你个小贱人,你说什么?”简宁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在啪啪打脸陈秀玲。

    这么多年,陈秀玲都是以正妻的身份待在简全民的身边。可是,她自己却是知道的,当年,她就是破坏简全民和简宁母亲感情的小三。

    或者说,其实很多人心里都明白这个事情,只不过碍于陈秀玲的身份,这么多年,已经没有人再会提起。

    再次听到简宁说起这件事情,陈秀玲恨不得直接扯烂简宁的嘴。

   

; “贱人?我贱也没有你贱!我说的话,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如果你不清楚,我可以多说几遍,让你彻底的清楚。”

    在知道自己父亲去世以后,简宁就疯了。而且,简宁知道,父亲去世跟眼前的这个虚伪的女人脱离不开关系。

    简宁看向陈秀玲,眼底带着浓浓的恨意。

    她以为,陈秀玲还是有点儿良心,毕竟,她跟父亲在一起生活了那么久……

    陈秀玲还想要辩驳些什么,在看到简宁眼底浓烈的恨意的时候,陈秀玲的心猛地一震。

    几乎立刻陈秀玲就感觉到,简宁肯定是知道简全民去世了。

    “让开!”

    在陈秀玲愣住的时候,简宁想都没有想,直接向里边闯去。

    听顾丞临的话,简全民现在就是在这栋别墅里边。

    简全民已经死了,陈秀玲还企图掩饰简全民死的事实,而且一点儿消息都没有外漏。几乎立刻,简宁就能够判定,陈秀玲肯定要是抹去她伤害父亲的证据。

    今天晚上,无论是陈秀玲同意或者是不同意,她必须要见到父亲,哪怕是遗体。

    自己绝对不能够让父亲去世了还不安宁。

    “简大小姐,你这样大半夜的直接闯进来,是不是有些不妥?”一旁的谢成看到简宁的动作,直接拦住了简宁。

    “你算是什么东西?也敢拦着她?”在一旁的顾丞临看到谢成的动作,直接踹了谢成一脚,谢成因为顾丞临的力度,直接摔了几米远。

    在场的佣人,陈秀玲还有简云舒看到这一场景,当即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

    “陈秀玲,今天我是一定要见到父亲的。”说着,简宁直接越过呆愣的人们闯了进去。

    看到简宁的动作,陈秀玲当即反应过来,不管不顾的向简宁冲去。

    只不过,还没有等到陈秀玲靠近简宁,顾丞临已经直接拦住了她。

    “你觉得你可以跟我抗衡?”在面对陈秀玲的时候,顾丞临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

    简宁的仇人,同样也是他顾丞临的人。

    看到顾丞临嗜血的笑容,陈秀玲一愣。在这个时候,简宁已经上了楼。

    简宁首先去的是简全民和陈秀玲的卧室,可是,她并没有在卧室里发现任何的异常。

    不再停留,简宁继续跑向其他的房间……

    几十个房间的门被简宁打开翻了个遍儿,然而,却没有寻找到简全民的踪影。

    “我爸呢?”简宁气喘吁吁的冲到陈秀玲的面前。

    此时,陈秀玲已经平静下来。

    “我说过了,老爷在一个地方休养。你大半夜跑到这里来撒泼,即使你是简家的大小姐,也不合乎情理吧?”陈秀玲有些讥讽的看着简宁,眼睛中全然没有了慌乱。

    刚刚自己闯进来的时候陈秀玲还那样的害怕,父亲明明是应该在这里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看着陈秀玲得意的笑容,简宁恨不得掐死眼前的女人。

    “我爸呢,你把他藏在了哪里?”简宁说着,手已经紧紧的抓住陈秀玲的衣领。

    “简宁,你敢对我动手!”陈秀玲意识到简宁眼底同归于尽般的神色,心底一震。

    “我有什么不敢的?”此时,简宁所有的理智都没了。连自己的父亲都保护不好的她,还有什么理智?

    “就算是你杀了我,我也不会告诉你老爷在哪里。”陈秀玲也是铁了心,在慌乱了一会儿以后,对着简宁的视线,一脸的坚持。

    这个时候,她知道自己不能后退。其实,就连陈秀玲都不知道简全民的遗体去了哪里。因为,在简宁来之前,简全民的遗体确实是在她的房间里的。可是,现在却不见了……

    虽然有些行为她处理的很好,可是,却还是担心简全民的尸体上会留下什么证据。所以,陈秀玲才不敢让简宁看到简全民的遗体。

    本来,她是打算着把简全民直接火化了以后再通知外界简全民去世的事情。可是,陈秀玲却没有想到简宁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消息,还没有等到她处理简全民的尸体,简宁就来到了这里。

    “简宁……”一旁的顾丞临在简宁的耳边耳语了几句。

    听到顾丞临的话,简宁松开了陈秀玲的衣领。

    “我不会放过你的!”简宁盯着陈秀玲,眼睛里带着恨意。

    此时,一旁的简云舒已经被吓怕了。全程,她站在一边,一动不动。

    转身,简宁离开了简家。

    顾丞临似笑非笑环视了一周,然后随着简宁离开。

    她刚刚看到了顾丞临的眸子,那眼神看向她们就像是在看一堆死人。

    随着简宁和顾丞临离开,陈秀玲和简云舒全部瘫坐在地上。

    “怎么回事儿?他的尸体怎么会突然消失?”陈秀玲看向地上趴着的谢成,一脸的恐惧。

    “放心吧,我已经把他转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地上的谢成嘴角流出了血丝。

    还好,他隐隐约约总是觉得要发生什么,所以都没有告诉陈秀玲,他就通知别人把简全民的尸体给转移了。

    仅仅是没有证据的事情,顾丞临对他下手就这么狠。如果真的让简宁看到了简全民的尸体,谢成不知道会有怎样的后果。

    突然,谢成有些后悔,他为什么这样的贪心,把自己给推到了这样的地步。

    如果到时候真的东窗事发,那么……谢成的目光转移到陈秀玲的身上。

    “我爸他……”刚才顾丞临在她的耳边耳语,沈致志已经找到了她的父亲。

    即使是听顾丞临说自己的父亲已经去世……可是,现在简宁还隐隐约约的期盼着。

    或许,顾丞临得到的消息是假的!刚才自己那样的质问陈秀玲,她不是还在说自己的父亲是在休养吗?

    “回别墅!”顾丞临没有回答简宁的话,而是命令着司机。

    汽车在马路上急驰而过,如同简宁急切的心。

    ……

    当简宁的手放在门把手上的时候,她突然没有了推开门的勇气。

    父亲是没事的吧?简宁的眼底带着些许的期盼,更多的却是灰暗。

    顾丞临看着简宁的动作,安抚的拍了拍她的后背。拥着她,一起走进了房间。

    当看到大床上躺着的人,简宁感觉自己的心都慢了一拍。

    记忆中,父亲总是意气风发的。记忆中,父亲的头发还没有灰白……

    看着大床上的父亲,他的眼睛闭着,没有了任何的生机。

    “爸爸他只是睡着了是吗?”简宁不敢靠近,她不敢去揭开这个真相。

    “简宁,我会一直陪着你的。”顾丞临能够感受到简宁的痛苦,如果可以,他真的希望自己可以代替她承受。可是,他不能。

    “顾丞临,你出去吧,我想跟爸爸单独待一会儿。”简宁松开了紧紧的抓住的顾丞临的手,眼底一片空洞。

    顾丞临看着脸色苍白的简宁,眼泪在她的眸子中打转,然而,她却倔强的不让它掉落。

    知道简宁现在想要一个人静静,即使特别的担心简宁,顾丞临却还是听话的走出了房间。

    “简宁,你还有我。”走到门口,顾丞临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才打开门离开。

    “嫂子她怎么样了?”沈致志是一直守在门口的,当看到顾丞临出来,忍不住关怀的问了一句。

    “在哪儿发现他的?”顾丞临没有回答,而是问着沈致志。

    顾丞临知道简宁的悲伤,但是,同样的,顾丞临也知道,简宁肯定是希望能够把凶手绳之以法的。

    现在,简宁没有精力管的事情,他必须给做好。

    “在简家的后院,一辆面包车正要拉着他去火葬场。还好我们比较早赶到,不然……”陈秀玲是多么狠的心,连最后一面都不让简宁看到,直接把人就给拉到火葬场。

    而且,最重要是,简全民去世这么大的事情,陈秀玲竟然一点儿消息都没有外漏。

    <!-- csy:23365046:295:2019-11-13 08:06:42 -->
相关文章
  • 净重21克的爱故事,舌吻戏看得到舌头的那种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兄弟加我女朋友的微信,看一下女人b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