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真人手臂缝针图片,经典吞精系列小说

作者:admin 2020-05-01 15:32:46 我要评论

    “洗是洗好了,不过我一个人抱不动那姑娘。”许婶拿来毛巾递给他,“少爷是想在浴室里还是在……”

    “我知道了。”冷无咎擦了擦头发。

    “许婶,做一些滋补的食物备着吧。”

    许婶答应着。

    冷无咎冲了冲身体,换上宽松的睡袍。

    他头发依然湿漉漉的,那张原本带着点邪魅,又带着些张狂的脸上浮出复杂的情感。

    床上的人还在昏睡。

    不知道是累的还是怎么着,睡得相当沉。

    他的手抚摸着她的额头,额头有些烫,应该是有些发烧。

    他拧了毛巾,放在她额头上。

    如此,来来回回换了许多次,直到她退烧之后才停下来。

    大概是怕她醒来之后再跑出去。

    冷无咎干脆不走了,抓住她的手,就那么趴在床边睡着了。

    舒喻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

    她睡得相当沉,似乎是因为叶容源的安定针,一旦陷入到沉睡中,就跟睡死过去一般。

    所以这一觉,她睡得还算安稳。

    很温暖,被子很软,很舒服。

    她睁开眼睛,看到精致的天花板。

    手似乎被一个人紧紧地抓住,有些发麻。

    她蹙眉,“冰合?”

    叫出这个名字之后,她突然反应过来,她已经离家出走了,身边的人怎么可能会萧冰合?

    “冷无咎?”

    在她又困又饿又累的时候,似乎碰上了他。

    “你醒了?”冷无咎轻轻地笑了笑,“饿了没?”

    “我让许婶把吃的端上来。”

    舒喻嘴角抽了几下,她掀开被子看了看。

    身上是干净的,身上的衣服也被换过了。

    “冷无咎……”

    她的脸色在瞬间变得很难看,“你……”

    “碰我了?”

    冷无咎先是愣了愣。

    随后苦笑,“你觉得,我像是那么无耻的人吗?”

    舒喻盯着他看了许久,“像。”

    毕竟,第一印象就差。

    以后再怎么改观也改不了了。

    “真的不是我。”冷无咎的手放在她的额头上。

    舒喻打开他的手。

    “是许婶帮你换的,我不会对你做出格的事。”

    “你的烧,已经退了。”

    舒喻蹙了蹙眉,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的话。

    “少爷。”许婶端了好些饭菜来。

    “放在桌子上就行。”冷无咎打了一些热水来,“洗洗手,吃点东西吧。”

    舒喻着实饿得不行了。

    洗了手,随便漱了漱口,坐在冷无咎对面,也不顾什么形象,吃得又急又快。

    “慢点吃。”冷无咎无奈地笑了笑。

    “许婶的手艺很不错吧?”

    舒喻点了点头,也顾不得说什么。

    吃过之后,情绪好了很多。

    “我觉得已经很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了。”她将筷子放下。

    果然吃饱了不想家。

    刚才那种绝望到要死的感觉,已经消散了许多。

    “冷无咎。”她盯着他的眼睛,“你就当做没见过我行不行?”

    “你还要走?”冷无咎蹙眉。

    “你能去哪里?”他笑了笑,“你觉得,这天下还有萧冰合办不到的事情?”

    “你去酒店,萧冰合能直接调出你的入住记录。如果刷卡,他也能直接调出你的刷卡记录。你,好像没带手机?”

    “手机上也有定位信息。”

    “你的一切信息都被萧冰合掌握在手里。你觉得,你能去哪里?”

    舒喻沉下脸。

    她紧紧地攥着手,几乎要将

嘴唇咬破。

    “所以,你就安心留在这里吧。”冷无咎深深地叹了口气,“我不会告诉他你在这里。”

    “他们也不知道这栋宅子的存在。”

    “如果你不想见他,就暂时在这里住下吧。”

    舒喻依然紧紧地咬着嘴唇。

    “我……”

    “好了,舒喻,你可知道你现在被人盯上了?”冷无咎翘起腿,“萧冰合可是刚把你从虎口中救出来……”

    他这么说着,又想起她现在不想听到萧冰合这个名字,讪讪笑了笑。

    “总之,你现在很危险。”

    “所以,除了萧冰合和叶容源那里,只有我能保护你。”

    “你说什么?”舒喻被镰鼬抓走的时候便昏迷了。

    一直到她醒来,她还是处于昏迷状态。

    中间发生了什么,她有些迷迷糊糊的。

    “没什么。”冷无咎似乎不太想继续这个话题,“总之你现在是被人盯上了,你出去很危险。”

    “你就安心在这里住下,横竖你也没地方去不是。”

    他眯着眼睛,笑得很贱,“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也可以提升提升感情。”

    舒喻额角跳了跳,“谁要跟你这种花心萝卜提升感情。”

    天已经快亮了。

    外面的雨依然下得很大,淅淅沥沥的,能清晰地听到雨声。

    她深深地叹了口气。

    冷无咎说得对,她,的确没地方去。

    这么大的雨,这么大的世界,她一个人能去哪里?

    但是……

    她真的已经不想再跟萧冰合等人产生关系了。

    而且,住在冷无咎这里算什么?

    名不正言不顺的。

    “啊,你要是实在过意不去,就当我把房子租给你了怎么样?”冷无咎歪了歪头,“反正也是空着。”

    “房租就从你工资里扣。”

    “怎么样?反正你租别人的也是租,租我的,还能便宜一点,就一个月一万吧。”

    “……”舒喻眼角跳着,“尼玛,一万?”

    “你奸商啊?”

    “大姐,我这是别墅。”冷无咎托着下巴,“这么大房子我才要你一万,还管吃管住。”

    “你觉得我一个人能住得下这么大的房子?”舒喻冷笑,“你这别墅有多少间卧室?”

    冷无咎掰了掰手指头,当初为了能玩得尽兴,差不多准备了三十个卧室。

    “大概,三十个。”

    “三十个卧室?”舒喻一惊,冷无咎这丫真土豪。

    “我只住一间,那就用一万除以三十,大概是一个月三百,怎么样?”

    “……”冷无咎嘴角抽得厉害。

    原先就知道舒喻是个十足的财迷,一直没能见识到。

    因为她跟萧冰合在一起几乎用不到金钱什么的。

    今日一见,果然是死财迷一个。

    “大姐,哪有这么算房租的?”

    “都是这么算的啊。”舒喻摆了摆手,“我只住一间就够了,剩下的那些我又用不到。”

    “好好好,都依你。”冷无咎笑出声来。

    她现在这个样子,比那死气沉沉的样子好多了。

    “啊,说起来你好像都没有工资卡,等我帮你办一张。”他说着,稍微顿了顿,“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发现你不见,萧冰合肯定会疯的。”

    舒喻垂下眼。

    她紧紧地攥着手,“他不会。”

    大概是因为吃饱了,穿暖了,又远离了他,她稍微好了一些。

    “他对我说,她回来了。”

    “嗯?”冷无咎挑眉,“谁?”

    舒喻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是谁,但我知道,是个女人。”

    “我从来没见过那样的萧冰合。”

    “萧冰合那种性子的人,提起那个人的时候,温柔的跟小猫一样。”

    她吸了吸鼻子,“我想,我应该自觉一点,离得远一些。”

    “免得到时候彼此尴尬。”

    冷无咎眉头皱成一团。

    这个世界上,能够让萧冰合产生情绪波动的,只有两个人。

    一个自然是舒喻。

    另一个……

    不,这不太可能。

    另一个人,已经死了很多很多年了。

    难道,萧冰合口中的“她”是指的白暮雪?

    这也太扯了吧?

    已经火化的人诈尸回来?玄幻都不敢这么写。

    太不可能了。

    “冷无咎,你可不可以给我讲一下,冰合跟她……”舒喻的声音低下头。

    她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不甘。

    还有,一种以前从未有过的酸涩。

    “这个嘛……”冷无咎双手交叉放在脑后,“能让萧冰合和萧释温顺安静下来的,除了你,我只能想到一个人,我们的师父,白暮雪。”

    “不过,白暮雪已经死了很久了。我不相信死而复生这种扯淡事。”

    “应该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

    “白暮雪?”

    舒喻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稍微怔了怔。

    这名字可真好听啊。

    “不错。”冷无咎托着下巴,“有些事我也不太清楚,都是听人说的。”

    “你要是想听,我可以把我知道的讲给你。”

    “你要是不想听就算了。”

    舒喻想蹙了蹙眉。

    “我……”

    她低下头,紧紧地攥着手,“你,讲吧,我想知道。”

    冷无咎嘴角轻抿,“这个,该从什么地方说起呢?”

    “萧冰合跟叶容源小时候被人拐卖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吧?”

    舒喻点点头。

    “萧冰合人格分裂之后,似乎杀戮得很厉害,然后有个女人发现了他们,并将他们的行踪报给了老爷子他们。”

    “这个女人就是白暮雪。”

    “老爷子们接到消息,果然看到了正嗜血杀人的萧冰合。那时候,萧冰合第一次使用那么强大的力量,无法控制,处于暴走状态。”

    “任何人都无法靠近,老爷子们束手无策。这时候白暮雪走出来,她不顾生命危险,将萧冰合抱住,让他安静下来。”

    “那时候萧冰合的状态很不稳定,似乎只有她能控制住暴走状态的萧冰合。为了报答她,老爷子便邀请她来做我们几个的师父。”

    “白暮雪知识渊博,几乎无所不知,学问高到连老爷子也频频称赞。”

    “我们这些人。”冷无咎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有些无奈。

    “其实有的时候我挺羡慕普通人家的孩子。”他转移了话题。

    “我在街上,常看见普通人家的孩子,七八岁了还在跟父母撒娇,小时候被父母照顾得无微不至。长大了也任性调皮。每天就是上幼儿园,无忧无虑地长大。”

    “但我们不一样。”

    那张好看的脸上充满了无奈和哀伤,“我们从五岁开始,每天需要完成很多事情。”

    “每天必须练习体术,有专门教学的武术老师,啊,那老师可真严格啊。”他笑了笑,“那体术老师们对待我们,如果放在普通孩子身上,就是严重虐童。”

    “每天的时间都被规定安排好,学习什么也被安排好,什么时候睡觉,什么时候吃饭,吃什么,吃多少,都有严格规定。”

    “如果完成不了,或者完成得不好就会受到惩罚,现在想想都觉得毛骨悚然。”

    “啊,好像跑题了。”冷无咎嘿嘿笑了笑,“总之,那白暮雪就成了我们的老师。那时候我们统一称为师父。她因为知识渊博,是教授我们文化的师父。”

    “那时候萧冰合的状态不稳定,需要白暮雪来安抚才能睡着。”

    “不过后来,白暮雪受到冰合的寒气侵蚀,身体越来越差,后来病入膏肓,就连叶家也手手无策。”

    冷无咎摆了摆手,“白暮雪死的时候我不太记得了。反正,但是冰合当时伤心欲绝。”

    “后来没多久,萧冰合执意要来这边,老顽固们拦不住,便让叶容源和萧寂过来看着他。”

    他这么说着,稍微顿了顿。

    “还有件事……”

    “说吧。”舒喻叹了口气,“我想知道。”

    “冰合国际是萧冰合创立的,但他太小了,所以,很多事情都是白暮雪来操作的。原先,也不叫这个名字,叫冰雪国际,是萧冰合取的名字。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白暮雪执意改成了冰合。”

    舒喻的手颤抖了几下,“竟还有这种事。”

    “在白暮雪死的那年,她送了冰合一辆车。”冷无咎说,“我们这些人,虽然衣食无忧,但是要开车什么的,必须要等到十八岁之后。”

    “她买了一辆车送给他当礼物,萧冰合宝贝了很久。”

    “被我砸坏的那辆?”舒喻眯着眼睛。

    心中的疑惑终于串了起来。

    最开始,她与萧释结识,就是因为她坠落砸坏了他的车。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他们莫名其妙地在一起了。

    现在看来,果然是一场孽缘。

    不管是萧释还是萧冰合,心里有的,不过只是一个白暮雪。

    她,这算什么?

    大概是史上最逗比最尴尬的替身了。

    “舒喻?”冷无咎似乎还说了什么,舒喻已经听不到了。

    她神情极为恍惚,如坠入冰窖中。

    “喂。”冷无咎觉得她的状态不太对劲,拍了拍她的肩膀。

    “我没事。”舒喻站起来,摇摇欲坠。

    “我想安静地待一会,冷无咎,你可不可以……”

    “舒喻。”冷无咎看着她的样子有些心疼,“你别胡思乱想。”

    他抓住她的肩膀,“你仔细听我说。”

    “冰合那时候还小,白暮雪那女人又因为受到寒气侵蚀而病入膏肓,所以他心里有些愧疚。”

    <!-- csy:23365046:502:2019-11-16 02:00:41 -->
相关文章
  • 真人手臂缝针图片,经典吞精系列小说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去医院面试被医生弄湿,嗯哦好紧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