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女人生气下面味道很重,硬起来后判决书

作者:admin 2020-03-23 12:40:51 我要评论

    伪装成出租车司机的人们互相推搡着把里面的司机推出了包围圈,紧接着围住了剩下的黑衣人。

    黑衣人们虽然着急,但是并没有出手,可也有着不能违反的规矩,比如对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群众”不能动手!

    许卓熙眸光微闪,一边在他们的推搡间缓慢后退,最后,终于在不惊动他们的情况下退出了包围圈……

    “人呢?”

    他一退出来就跟着他们的踪迹拐进了一旁的小路。

    秘书就等在那里。

    “带去那边的咖啡厅了,在小包间。”

    秘书先是探出身子看了眼还在纠缠的众人,然后低声回答。

    外面发生的一切都让她紧张死了,她不过是个文秘,却还要做间谍……

    “很好,一会通知他们,解散的时候尽量自然点,我不希望留下尾巴。”

    许卓熙沉着眸低声吩咐,容辰烈的本事他再清楚不过。

    他要的只是尽可能的多拖一些时间!

    “是。”

    秘书垂下头,一脸恭敬。

    许卓熙最后瞄了一眼还在推搡着的两拨人,唇冷冷的勾着。

    ……

    医院。

    曲欣欣浅笑着递上零钱,然后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快餐盒。

    她都要饿死了,实在是等不到送餐小哥离开……

    “您慢慢用,我先走了。”

    小哥有些无语,这样的顾客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唔唔,慢走……咳咳,不送。”

    吃的有些急,曲欣欣不由的端起水杯猛的灌下一大口。

    这个蛋炒饭好香啊,还有这个排骨,炖的真是入味,啧啧,真是美味。

    突然她想起什么似得从挎包里掏出了手机,果然,处于关机状态。

    她又往嘴里送了一匙蛋炒饭,然后不紧不慢的按下开机键。

    只一会,手机就疯狂的响了起来。

    容辰烈、许卓熙、容辰烈、许卓熙,只有他们两个的短信。

    撇撇唇,她开始一条条浏览。

    说实话,她现在急需帮助!

    因为出来的急,身上根本没带什么现金,交了住院费,兜里只剩下一些吃外卖的零钱……

    虽然挎包里有容辰烈给的银行卡,但是如果她使用的话,无疑就是明白的告诉了容辰烈她此时的方位。

    而现在的情况,她实在是不敢跟胡莎说,就怕再次把她牵扯进来。

    犹豫了一下,还是拨出了许卓熙的手机号……

    很快里面便传来了熟悉的嘟嘟声。

    “欣欣,你在哪?”

    许卓熙正在认真的等待出租车司机的回忆,她的电话就进来了,时间卡的刚刚好!

    听到他毫不掩饰的焦急与关心,曲欣欣愣了一下,泪水也缓缓的顺着脸颊滑了下来。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或许已经超过了这二十年的经历,她,真的疲惫不堪。

    “我需要你的帮助……”

    她有些呐呐的开口,声音里满是无助。她不知道,这句话她是如何说出口的……

    “欣欣,先告诉我你在哪!”

    他有些急躁,不知道她在哪,几乎成了他的心头病。

    “我,我在医院。”

    她纠结了一下,就全盘脱出了,这件事瞒不住,她也不想瞒。

    毕竟之后要进行的一系列逃脱计划都少不了要他帮忙。

    “医院……”许卓熙愣了一下,直觉是她做了什么想不开的事,“怎么回事?在哪个医院?我马上过去!”

    他的心尖一颤一颤的,生怕她再把她自己推入更坏的境地。

    “我在XX医院,你来的时候,能不能带点钱,我出来的时候太着急,没带着现金。”

    她有些尴尬,前段时间才清楚的表明了立场,说不要再跟他有牵连,但是现在……

    “你放心,你等着我,我半个小时,不,十五分钟就到!”

    听到她说要向他借钱,他只觉得心头有些涩涩的。

    “司机先生,我要找的人已经找到了,但是我需要你藏起来一段时间,以确定你不被另一拨人找到!”

    挂断电话后,他冲身后招招手,守在门口的人立刻冲了进来,依照他的指令将司机大哥带走了。

    看着他们离开,他才小跑着离开了咖啡厅。

    ……

    容宅。

    “你说什么?人被劫走了?”

    容辰烈黑着脸冲着电话低吼,愤怒的不知要怎么发泄。

    要不是监控到一个转弯的地方断了,他根本不必找这个出租车司机!

    “老大,现在怎么办?”

    杨萧哆嗦一下,周身的冷气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要逃离。

    “去给我找,我不相信这只是一件偶然!”

    容辰烈的眸子暗沉的犹如无底深渊,似要把所有看到的东西囚禁其中。

    杨萧恭敬的点下头,然后带了两个人退了出去。

    “等会,我跟你一起去!”

    容辰烈眯了眯眸,这些家伙办事实在是让人放心不下,他还是决定亲自出马!

    ……

    医院。

    曲欣欣看着明明灭灭的手机屏幕有些发呆。

    这上面全是容辰烈的未接电话和短信。

    里面的内容几乎都是让她不要相信眼睛看到的东西。

    她无奈的扯了扯唇,她能信的还有什么?

    原本信他,可是他一次次让她感到绝望。

    李杏儿的出现并不足以让她绝望,让她绝望的是他的态度,他的言行。

    他根本不明白,她就是个没权没势的小丫头,能指望的只有他。

    她会恐慌,会无助,但是只要他的一个笑脸,就能带给她无穷的勇气。

    可是现在,她不要了,不敢要了!

    “欣欣。”

    不等她反应过来,许卓熙就已经把她拥进了怀里。

    她愣了一下,然后木然的看着门口掩唇轻笑的护士,她们,该是误会了吧!

    “许……许总,你别这样!”

    曲欣欣不自然的推了推他,眸子清亮的可以。

    暧昧,她给不起!

    但是许卓熙却没有动,只是紧紧的搂着她。

    听到护士说这里是妇产科病房时,他彻底的懵了。

    蓝如萍的孩子是假的,但是欣欣的却是真的!

    “欣欣,为什么?”为什么怀孕了还选择离开?

    “什么为什么?”

    曲欣欣愣了一下,他问的没头没脑,她根本不明白他指什么。

    “……”

    许卓熙叹口气,算了,他现在问这些只会引起她的反感或者是思念。

    “没什么,你怎么样?”

    稳定一下情绪后,这才放开她轻声问道。

    “不太好……”

    她努力让自己看上去轻松一些,因为不这么做的话,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嗯,看出来了,做妈妈还玩躲猫猫的,你是第一个。”

    他亲昵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头。

    这是他们以前最亲昵的动作,可是现在,却明显多了几分生硬。

    而曲欣欣显然没料到他会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一下子忘记了动作。

    “对了,你跟容辰烈是怎么回事?他是不是欺负你了?”

    许卓熙其实是想说要带她马上离开的,南青,实在是不够安全。

    可是话到嘴边,他却变得犹豫了,只是先问了最不重要的事。

    “……”

    曲欣欣垂下头咬咬下唇,他的话再次勾起了她的伤心事,她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

    “好了好了,我不问了,你千万别动气,小心肚里的宝宝生出来会丑。”

    他强迫自己露出一个浅笑,就算是不好看,他也不希望她觉得他不喜欢那个孩子。

    “谢谢你。”她垂着头喃喃低语。

    “说谢就太见外了,怎么样,要不要我帮你逃离这个伤心地?”

    他的唇轻浅的勾着,眸子深处却尽是紧张不安。

    不是他对自己没信心,实在是他摸不清曲欣欣此时的想法。“这样真的可以吗?”

    曲欣欣猛的抬起头,眼里却露出一丝深层的担忧。此刻,他们已经没有瓜葛了啊。

    许卓熙暗自松了口气,然后扬着玩笑的样子开口,“当然,欣欣,只要你愿意,我就一定能够在他发觉不了的情况下带你离开。”

    是的,他要带她离开,而不是送她离开。

    曲欣欣愣了一下,眸子里不自觉的闪过一丝犹豫。

    “怎么?不愿意吗?”

    是不是,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成了她的羁绊?

    “不是不是,我在想会不会给你添太多麻烦了……”

    她下意识的说了谎,但是能怎么办?

    真的跟他说她心里还有一丝期盼吗?

    那样对他未免太过残忍!

    “欣欣。”许卓熙突然探过身抓住她柔弱的双肩,“我希望你能跟我一起离开,你不要觉得我自私,我只是不想看到你再受伤!”

    许卓熙的眸子里是前所未有的认真,这句话,是他发自肺腑的话!

    如果容辰烈真的对她很好,他绝对不会再出手干预。

    “谢谢你的好意,我明白。”曲欣欣下意识的垂下眸,根本不敢看他眸底的深情,“如果可以的话,请你安排吧,我愿意离开。”

    她的离开可以换来安宁,那么她愿意离开!

    许卓熙愣了一下,然后就被巨大的狂喜淹没。

    他没想到她会这么快回答他,他已经准备好要给她一些时间了。

    “我这就去准备,如果可以的话,咱们连夜离开。”

    他不敢耽误,要知道,在南青多耽误一分钟,就增加了一分钟被他找到的危险!

    从这一刻起,他不会再放手,任何力量,都只能成为他前进的动力!

    半小时后,他找来了他的私人医生,在做好万全的准备后,才驾车驶离了医院。

    这一刻,他很庆幸她用了假名,至少这为他们的离开争取了更多的时间。

    他派人订了去新西兰的机票,但是他本人并没有登机,而是驱车向反方向驶去。

    新西兰是距离爱尔兰最远的国家,容辰烈一定不会想到他这用这招。

    曲欣欣仰靠在真皮座椅上,为了让她舒服些,他特意派了房车,里面甚至被特别改造过!

    现在这里面就像个条件简陋的急诊室,所有急救器材、药品一应俱全。

    她不禁有些头大,她是有些流产的前期征兆,但是他做这么多,真的不会太繁琐吗?

    “怎么了?”

    看到她的脸色不怎么好看,许卓熙直觉是她肚子又不舒服了。

    “没什么,我就是在想,这么短的时间,怎么能准备这么齐全的东西?”

    她是个藏不住心事的人,不自觉就说出了心里的疑惑。

    “没什么难的,我的主治医生自己开设了医院,这些器材不过是最基础的。”

    许卓熙这才松口气,浅笑着向她介绍一旁的医生。

    她主修的不是妇产科,但是一些应急措施还是了解的。

    曲欣欣不好意思的抬眸冲她笑了笑,只觉得此时的处境有些尴尬。

    “对了,我们这是去哪?”

    “去爱尔兰,在那边我设立了一家分公司,容辰烈应该想不到。”

    他侧眼看了下窗外明明灭灭的公路,心底竟然异常的宁静下来。

    此时的她就在他身边,这种感觉真好!

    ……

    容家老宅。

    “董事长。”

    德莱文被赶了回来,什么任务都没完成不说,还彻底臣服在了容辰烈的果敢之下。

    “怎么?阿烈不同意是不是?”

    对于他的垂头丧气,容思正反而镇定极了。

    如果阿烈能够听从他们的安排,他才会觉得奇怪。

    而且,他也不会容忍李杏儿做容家主母的位置,她不过是个愚蠢的棋子!

    “少爷说不惧英国那边,哪怕是死,也要守护住曲小姐。”

    说不震撼是假的,如果当年的董事长像少爷一样无所畏惧,那个水一样的女子就不会消失了。

    “呵呵……”容思正浅笑出声,他怎么会看不出德莱文对阿烈的臣服与欣赏,可是,“你以为只有无畏的精神就够了吗?”

    无畏,不过就是死,可是有比死更可怕的东西,那,就是爱!

    为了爱,他可以死,可是他却艰难的选择为了爱活下去。

    因为他死了,阿烈就什么都不是了……

    他到现在还记得她甜腻的嗓音:阿正,照顾好我们的儿子,他是我的延续,爱的延续……

    她把所有的爱和希冀都倾注在了阿烈身上,如果他死了,阿烈将彻底陷入暗黑深渊!

    “董事长……”

    似乎是看出了容思正浓浓的伤感,德莱文不由自主的轻声开口。

    “算了,事已至此,他要做什么就由他吧。局面已经越来越不好控制了。”

    他知道,阿烈需要一个过渡期,只要这段时间曲欣欣不出现,他就可以熬过去。

    “那,下一步计划什么时候开始实施?”

    下一步,就是要为容家找一个真正的女主人。

    这个人不仅要有聪慧的头脑,还需要有庞大的足以和容氏比肩的身家。

    “棋子都还没落稳,谈什么下一步?”

    容思正摇了摇头。

    这步棋本身就是兵行险招,他目前已经无子可用了!
相关文章
  • 女人生气下面味道很重,硬起来后判决书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惩罚女朋友最疼最污的方法,东京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