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对方对自己冷淡了,为什么一点气都受不了

作者:admin 2020-03-12 12:11:56 我要评论

    赵小冬摆了摆手,“俺没事,俺酒量好着呢!醉不了,你可别舍不得你那点酒啊!”

    宋一然哭笑不得,她哪里是舍不得那点酒啊,她是怕赵小冬喝急了,酒醒以后难受。

    “你喝,多吃点菜。”

    赵小冬又喝了两口酒,把空碗递到宋一然面前,“你再给俺倒点。”

    宋一然干脆又给她倒了半碗酒,省得她说自己小气。

    “这酒劲儿大,够味。”

    “知道劲儿大就少喝点。”

    赵小冬笑了笑,“你吃肉,瞧你瘦的!不是一直惦记着红烧肉,炸丸子嘛,怎么这会儿装秀气,不吃了!?”

    “我吃呐,怎么不吃!”宋一然夹了一块红烧肉,看着筷子上肥油锃亮的肉块,忍不住轻轻叹了一口气,暗暗含泪把肉放到嘴里。

    她是想吃红烧肉,但是五花肉好歹也得是肥瘦相间的吧!这大肥肉块子咬一口满嘴冒油,太刺激了,受不了啊!

    难得赵小冬用铝饭盒闷了点大米饭,宋一然赶紧扒拉一口,压压肥油。

    “现在这日子,是真好!不像俺小时候,吃也吃不上,穿也穿不上。”赵小冬明显有了醉意,宋一然探头一瞧,好家伙,半碗酒又见底了。

 &

nbsp;  照着这个速度喝酒,不醉才怪呢!而且赵小冬已经把酒瓶子拿过去了,显然是要自己掌握主动权。

    你说她醉了,她的眼神却挺清亮的,和平时唯一的区别就是话多了起来。

    赵小冬平时从来不会提起田长甸的事,就算宋一然提了,她也会想方设法的把这个话题绕过去!今天一碗酒下肚,她却迫不及待的说起了田长甸。

    “那时候俺俩特别好,他帮我干活,挖野菜,打猎草,事事陪着我。平时带的窝窝头咸菜,他自己不舍得吃光,都会悄悄留下两个给俺,怕俺吃不饱。”

    赵小冬眼里有光,是泪光。

    情窦初开的少女心思总是单纯一些的,赵小冬年轻的时候,生活比现在还不如,家里还有一个那样偏心的娘,所以面对外人释放出来的善良,总会格外珍惜和感动。

    也许田长甸就是这样打动了她。

    “你说,俺是不是命苦?”

    宋一然溜了一会儿号的工夫,赵小冬碗里的酒又见底了。此时她脸有些红,话也越说越多,眼神也有些迷茫了。

    说到底,还是心里苦,酒喝急了,可不就醉得快?

    这样喝酒伤身体啊!

    赵小冬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话,说田长甸和她年轻时候的事,说她嫁人以后心里如何苦恼,又说她这一辈子都被娘家毁了个干净等等。

    宋一然望着醉酒以后不停叨叨的赵小冬,心有所感。

    赵小冬一直都给人一种特别坚强的感觉,好像她谁都不需要,一个人就能把日子过好!但是如果可以柔弱,哪个女人愿意坚强呢!

    好好的一顿年夜饭,成了诉苦大会。

    宋一然没有任何的不满,静静的听着,人内心的负面情绪压抑久了,是要发泄出来的。否则的话,再强大的内心也装不下那么多苦难!

    赵小冬叨叨了很长时间,最后头一歪,睡着了。

    宋一然唉了一口气,轻轻的将她的身体放平,扯过被子帮她盖好。

    菜有些凉了,但是宋一然自饮自酌,还是吃得很有滋味。

    赵小冬是被剁馅声吵醒的,她睡了一觉,显然轻松多了,而且头也没疼,就是嗓子有点干。

    “俺这是醉了!?”赵小冬下地穿鞋,走了出去。

    宋一然而正在剁饺子馅,这活也没啥难的,虽然她以前没干过,但是上手很快,做起来并不费劲。

    “婶儿,你醒了?”宋一然问她:“是不是我吵到你了?”

    “没有,俺也该醒了,这哪是你能干的活,放着俺来。”赵小冬把袖子挽好,上前接过宋一然手里的菜刀,“你歇着。”

    天色已经有些暗了,赵小冬睡了两个多小时。宋一然住得比较偏,要不然这个时候,应该能听到别人家的欢声笑语了。

    赵小冬是做饭的好手,不一会儿就将白菜和肉馅都剁好了。她清洗了一下菜墩,把之前准备好的酸菜清洗了两遍,然后开始片酸菜,切成细丝,再剁成馅。

    “明天早上包酸菜油渣的,咱们先把馅弄出来,早上就不用那么忙叨了。”

    宋一然点了点头,“婶儿,你歇会,喝口水,我来弄。”

    “不用你。”赵小冬显得很高兴,不知道是不是把心里话都说出来的关系,人瞧着轻松不少。

    两个人谁都没有提起田长甸,非常有默契的避开了这个话题。

    赵小冬剁好了所有要用的馅料,就准备和面了。

    真心是没啥娱乐的年代,吃完饺子估计也就睡觉了。家里要是人多,大人小孩子还能热闹一会儿,可惜她们只有两个人,想热闹也热闹不起来。

    “婶子,要不咱们快点包饺子吧!今天还得上山呢!”

    赵小冬点了点头,“行。”一边说着,手上的动作也加快了。

    面和好了,馅也拌好了,赵小冬把案板和盖帘拿过来,一切准备就绪。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宋一然会包饺子,还会擀皮,而且怎么看也不像是第一次干这个活计。

    “这也没啥难的,看两遍就会了呀!”宋一然很不要脸的把自己的智商说得很高,实际上前世当兵的人,几乎都会包饺子。

    “行!是个聪明的!”赵小冬也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烧水,蒸饺子,剥蒜,捣蒜泥……

    两个人虽然不饿,但是都没忍住,每个人吃了十多个饺子,这才住了筷子。

    “哎呀,这饺子是真好吃啊!”赵小冬感慨了一声,瞧了瞧窗外的天色,便道:“赶紧收拾收拾,上山吧!”

    宋一然点了点头,连忙把从姜大海那买来的祭祀用品从箱子里‘拿’出来,顺手抄上之前剩下的那瓶白酒,拿上火柴,全都放在篮子里。

    “再装两碗饺子。”赵小冬心情微微有些沉重,“毕竟过年了,让老爷子也跟着吃两个。”

    宋一然点了点头,拿上两只大碗,动作麻利的装起饺子。

    两个人挎上篮子,锁好门,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山上去了。

    <!-- csy:25057113:70:2019-11-14 12:59:18 -->
相关文章
  • 对方对自己冷淡了,为什么一点气都受不了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去医院面试被医生弄湿,嗯哦好紧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