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宝贝儿想叫就叫出来别忍着,女生失去第一次的变化

作者:admin 2020-03-04 12:14:57 我要评论

    就那么不想欠他吗?就这么想将自己推入堕落的深渊吗?

    他已经让自己做出了最大的让步,已经逼迫自己去妥协,难道还看不出自己的心意吗?

    兰博基尼向前飞速的奔跑着。

    强烈的火焰灼烧着他的心……

    冰冷炙热……

    娇车开的越来越快,似乎要滕空而起……

    她的面色越来越苍白……

    车外的景物如电影快境头般的掠过……

    一路上雨点淅沥的拍打在窗镜上,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滴一串地掉在雨水汇成的水洼上面。

    雷鸣阵响,天空轰隆了几声,雨就像汇集的洪水迸发出来。

    车子却在这一刻猛的刹车!

    惯性的身体向前倾,宫野下车,打开后车门。

    大滴大滴的雨水如子弹一般射到他的身上,解开她的安全带,蛮横的将她拉出车外,雨水哗的冲了他一身,瞬间而来的冲击,让他晕眩的头脑有些清醒。

    雨水猛烈的冲刷着两人的身躯,狂乱肆虐的海风刮来,她觉得自己就要倒下,只是那双强有力的手紧紧的捏住她的手腕不让她逃离,金发湿漉漉的贴在前额,冰蓝的眼瞳就像是被人刷过的沼泽。

    “很能逞强是不是?你以为承担了所有的东西就可以解决了是不是?”

    他怒斥着,似乎要把她捏碎,失去的理智让他的脑子一片空白。

    那一刻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绪,这破碎,这残忍的幸福为什么要到来……

    摇摇欲坠,莫茉抬起眼艰难的吐出:“不是”

    “既然不是,是想帮助我脱离困境是不是?”

    “不是”

    “那么你爱上了我是不是?”

    气氛静谧,仿佛漫画般定格。

    天空猛的闪起雷电,他的眼睛冰冷炙热入寒焰。

    她慌张的向后,白色的病服被雨水打成了透明。

    海边空旷的只剩下几名连忙赶回家的渔民,沙滩上的尘土已经被雨水淋湿。

    她的唇角紧紧的抿着,整个人惊恐的向后退了几步

    “你爱上了我是不是?”

    他的话如蛟龙般混着雨水打进了耳膜,如梦魔般迷惑的字眼就像紧箍咒,紧紧的锁住她的身和心。!

    “不……!!”

    “因为爱上了我,所有选择逃离,害怕那抹看不见的堡垒会一点点的破碎,所有选择了伤害……”

    “听到我被父亲威胁却毫不犹豫,固执的想要找到祖母绿,看到我被父亲禁锢不准回南宅却毅然的收留了我,知道了事实上是我求父亲配合我演戏,让你能不动摇的嫁给我,可是却要以十年的代价不去见死去的母亲作为条件,让你忘记了最初对我的恨意而感动的心碎……”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冰蓝色的眼眸深深的凝视着她,仿佛他的生命了只有她的这抹光亮。

    “接受了我的祖母绿,却要在化妆舞会上选择别人……是因为父亲对你说的那些话吗?……”

    轻轻的用手拂过她湿润的头发,那蛊惑的魔音,让呼吸变得稀薄起来。他什么都知道……

    知道他父亲对她说的那些话……

    “因为爱上了我,才会喜,才会怒,才会笑,因为爱上了我,淡漠冷静的你越是掩饰着自己就越是……”

    “你闭嘴,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下去了……”

    “被激怒了吗?被说了心思了吗?……”

    他*的笑着,仿佛绽放在水里的华丽牡丹,她闭着眼,不去看他精雕的俊脸,近在咫尺的深蓝色瞳孔,逼近的呼吸入幽深的湖水,她只能紧紧的用自己最后的坚强保持着……

    “承认吧!承认你一直爱着我,承认你为我心动……”

    雨不停息,晶莹的雨水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淌,垂落的长发被黏成一缕缕的丝绸,她分不清自己的眼睛是雨水还是泪水。

    被藏在幼年里最纯净的记忆。

    “既然是我偷的你又是怎么知道我藏在衣兜里了。”

    …………

    “我说过了我没有错,而且他不过只是个卑贱的平明。”“是贵族就了不起么?脱掉这身华丽的衣服,你也不过是一个只靠着别人生养的可怜虫”

    “拒绝承认自己的错误就可以认为它不存在么?”

    当再次遇见……

    “连莫茉,你会想起我的,而且下次见面也许会很愉快!”

    “我的卡门,或许我们有相爱的一天,不过我到想看看是谁死在谁的手里……

    ……

    “你不是恨我吗?不是要报复我吗?安尔克里斯宫野,你只要娶我,我任凭你处置……”

    “如果恨我,那么你就娶我!”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住我那吧……”

    他更加用力的扯过她的长发,仿佛要将她狠狠的捏进自己的怀里。

    没有人阻止他的暴行,没有人反抗……

    “连莫茉,你给我记住,在这里我的一切就是主宰!!”

    “扑通!”伴随着巨大的水花,身体因为惯性的倒入水池里……

    “怕疼的话,就闭上眼睛,过一会儿就好了。”

    “过几天我会让你成为我的妻。”

    一辆白色的宾利车疯狂的开在雨中,穿过无数弯曲的道路,他的眼前幽深的如黑色的海藻,剧烈的痛苦让他不得不加快马达。

    “她去了哪里了?”

    “宫野拉住她,好像是这个方向……”

    弥漫的雨水被雨刷刷着,雪白的衣衫仿佛透明的要消失,汽车宛若要飞了出去……

    矛盾、悲伤、纠结、痛苦、就像幼年时父亲被抢冲破了头颅。

    ……

    “弦儿,爸爸会在天上看着你。”几声枪响,世界顿时崩塌。

    “弦儿,如果有一天你有抓住幸福的机会就一定不要放手,即使是卑鄙的手段,我都会出来站在你的身边帮你夺取。”许伯高贵倨傲的身影久久的停在那里……

    他的衣衫白的透明,唇角却仿佛在滴血,到了海边,按住刹车!

    迫切的打开门!

    冲进雨中!

    他的胸膛仿佛被点起的烈火,海水将两人的身影似乎重重的叠在了一起。

    一抹血腥味溢在嘴角,宫野耻笑般的擦过唇角,拇指轻舔着血液。

    “哼,赶来了吗?”

    “安尔克里斯!!”

    那抹温柔已经化为了修罗般,他咬牙切齿的看着他。

    另一个光速般的一拳!

    迅速猛烈,三奇弦的头向后仰去,被狠狠的打翻在第,手指咯咯作响。

    “只会伪装的家伙!”

    嚣张跋扈!奇弦浅笑“你又好的了多少?”

    “烧毁了她的家却虚伪的保护她,难道就是你爱的方式?”

    三奇弦惊愕的从地上爬起来,入雪般的俊美,眉目妖娆的像只妖精。

    莫茉的眼前迷失一片,她听不清远远的两个人的声音。她觉得自己的身命在一点一点的流失,就像沙漏,在一点点的倒流……

    血液在渐渐的凝固……

    “你又比我好的了多少呢?你觉得她会相信你吗?……”

    三奇弦挑衅的看向他,被激怒的挫败情感。

    “安尔克里斯宫野,这个世界上的东西除非我放弃,否则无论怎么样我都不会允许别人夺走的……”

    她缓缓的从车背上滑落下来,黑暗中她只能不断的流泪。其实她是知道会在流泪……

    其实她知道自己残破的躯壳已经无法驻扎的灵魂……

    别在为她争夺什么了,现在在她的心中就根本没有爱情,纵然有也只是微弱的遥不可及,曾经为所有人跳动的心就在这一刻停止吧……

    “爸爸……”她最后抬起朦胧的眼睛,轻轻的闭上眼睛。

    “莫茉!”

    “小丫头!”

    心痛让两人顿时清醒,雨水不断的打落,她的身体倒在冰冷的沙滩上……

    世间上万般的情感,恣肆汪洋,但倘若循波逐流,那源头是什么呢……

    仿佛一夜之间所有的东西都变了……

    报纸上不断的刊登着连莫茉的照片,只是在医院所有的消息就像被垄断了。

    照片上的莫茉苍白的面色,平静的眼波有些许的慌张,她的样子全然给人一种很出尘的感觉,那个真的是*的女儿吗?

    可是为什么她的身上有种与身俱来的气质?与世隔绝清冷、纯净、美丽的宛如雪莲……

    …………

    “我会娶她。”三奇弦倚着医院雪白的墙壁,整个人似合它融合在一起,他的声音轻柔的就像一阵风,坚定中有种无法抗拒的力量。

    “你有什么资格娶她?”许诺一手撑着围栏,一手夹着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烟雾轻飘的向天花板扩散。

    很早以前他就把烟戒了,只因为她说她对烟味过敏,可是这段时间烟几乎成为他心中不可缺少的物品。

    “娶她?三奇弦你不认为这很可笑?最没资格娶她的就是你!!”捻灭烟头,许诺的眼中漫溢着看不到尾的嘲笑。

    “她喜欢的是我,这一点我就有足够的资格。”三奇弦温柔的浅笑。

    “你了解她吗?你就这么肯定她喜欢的是你?哦对了,这一点我也曾经和安尔克里斯宫野说过,小莫可不是一般的女孩,她的心里深沉冷静和你们有过之而不及,我似乎忘记了特别一个重要的东西,莫茉虽然是个冷淡的女孩……”

    “可是她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她的体内蕴藏着一种冲动的血液,然而她的另一种冷静的淡漠也随着轨迹流动,就像火山蕴藏了许多的能量后就会爆发,酒吧那一次是她第一次爆发……”

    “知道我的意思了么?青儿,她会为了青儿而冲动,就因为青儿是她心中想要守护和爱的人,你又算什么……”

    许诺看着面前这个俊美如雪般的少爷,心里产生难以抗拒的厌恶,原本这一切可都不是他的!

    夺走了莫茉的一切居然还想堂而皇之的得到她,简直就是贪欲无穷!

    “矛盾?守护?爱?许诺你又懂什么呢……虽然你去美国起初的原因是为了她,可是后来呢,你不是在美国找了一个美丽的外国姑娘了,现在口口声声的指责我你不脸红吗?”三奇弦一针见血。

    许诺对他的话无力反驳,没错,他在美国确实喜欢那位外国姑娘,可是他爱的是莫茉,虽然曾经和那姑娘有过关系,可是在这个开放的年代,一次放错并不能代表对她不忠啊!

    三奇弦看着他表情的变化,浅笑不再言语的准备离开。

    “三奇弦你什么都得到了,你还想要什么?”许诺如霜般冻结的双眸死死的盯着他,仿若要穿透他的灵魂一点一点的拨开他的心,他的脚步嘎然而止,深深的望了他一眼,那一眼凝结的是悲伤与不安,是愧疚与决绝。

    “只是想要给她幸福。”

    “好一个幸福,也许你所努力的未必是她想要的。你若敢娶她,结婚当天我将让你踏上万劫不复的地狱!!!”没有了以往的阳光帅气。

    许诺的脸暴戾的有些扭曲,他得意的在他的面前摇晃手中的录影带,食指和中指夹着。

    他掠过一丝慌张,午后的夕阳照在他白皙的脸上,他停住脚步直直的盯着面前的录影带

    “这个世界上永远都有公正在,属于你的就是你的,不属于你的永远都夺不走……你知道起初为什么连擎要我娶莫茉吗?他早就为自己找好了后路,他告诉不到破不得已就不要说出真相。”

    “看见了吗?那个躺在白色病床上的人才是真正的小公主!”

    “与身俱来的清贵,冷静睿智的头脑执着善良的心,这无疑是她母亲的最佳写照,你很早就知道她就是言语婷的女儿,所以接近她,想要毁了她,因为这个世界上只要有你就绝对没有她,你用这世界上最卑劣残忍的方法伤害了她……”

    窗外的雨下的有些朦胧,两人的身影在外上氤氲的有些不真实。

    奇弦的面容隔着层层的雨朦胧的有些忧伤。他的话就像一记重锤砸中了自己,“渴望被爱,渴望温暖,将自己重重伪装起来以此来获得更多人的喜爱。外表温柔歉合,优雅高贵事实上你不过是一个死刑犯的儿子……”

    许诺残忍的揭开他的伤疤,氤氲的雾里他的手指轻轻的颤抖着。

    瞬间捏紧,他温和的笑了眼里的雾气渐渐消失,他的唇角扬起的就像美丽的妖精,

    “揭发么?你可以去,而且我还可以给你平台,你想说什么都可以。”口气温和却异常的嚣张,许诺黑着脸那把得意的火焰在慢慢的消灭。

    “不要以为我不敢!”

    “如果你敢的话何必到现在还不说出来呢……”

    许诺哑口无言,现在的他即使说出他不是罗政的儿子又能怎么样呢……

    完美如玉的三奇弦任是谁都不会相信他不是真正罗政的儿子的,他的录影带是关于三奇弦7岁那年在孤儿院的日子,里面还有她……

    那一刻许诺的呼吸有些急促,他对他们的过去完全的不了解,只是从连伯伯的口中断断续续的知道了一些,那时的小莫就和他认识了……

    可是小莫为什么会认不出那时的三奇弦呢……

    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三奇弦不再言语的走进那个病房。

    总有一天你会遭报应的!许诺在心里发下毒誓!

    病房里。

    她醒了,她轻轻的合上眼,安静的就宛如一朵睡莲,她忍不住的俽开被子,有些寒冷的风凉嗖嗖的从脚丫子穿透皮肤,她走的很缓慢,仿佛每一步都用尽了力气,她的手轻轻的透过落地窗,瞥见窗台有一盆小小的玉兰树,那是没有含苞绽放的白玉兰。

    清瘦的秋菊,浓郁的玫瑰,孤洁的百合,以及幽闭的素馨,可是为什么自己唯独喜欢着清新淡雅的白玉兰呢,仿佛那是她生命中唯一不可缺少的东西。

    自从她的生命中闯进了这些人之后,平静的生活再也无法挽回。

    绚丽的云霞漂浮着,那张孤傲冷峻的脸慢慢的浮现出来。

    “你爱上了我是不是?”

    “因为爱上了我,所有选择逃离……”

    “因为爱上了我,才会喜,才会怒,才会笑,因为爱上了我,淡漠冷静的你越是掩饰着自己就越是……”

    就像是一颗螺丝叮一点点,慢慢的夺去了她的理智……

    “她爱上他了吗?……”她蜷缩在角落,泪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我才不会爱上你,才不会……”

    可是心里

的另一个声音蹦了出来。

    “你爱上他了,连莫茉,你这么说不是在自欺欺人么?”她慌乱的拂去眼前的声音。

    “才没有,他那么的自私,冷漠,对我一次又一次的伤害,我又怎么可能爱上他?!”

    “难道他说的一点都不对吗?你在自卑呢,因为你觉得自己配不上他,因为你在意了伯爵的话,因为你是*的女儿啊……”

    “所以无法承认自己低贱的血液,所以无法面对现实!”

    “你闭嘴!”她惊恐的后退,那张一摸一样的脸孔又再一次的凑近了她,那张脸孔有着和她迥然不同的浑浊眼睛,美眸里是一种妖精般的艳丽。

    “其实你想要变得自私,其实你想要更多,只是害怕自己一旦拥有就会恐惧失去……”

    清澈的眼底溢满了沉甸甸的泪水,那个声音苍白有力的绞紧了她的灵魂,孤独,凄凉的使她站在绝望的悬崖。

    “医生吩咐的药都吃了吗?”

    轻柔的将她放在的床上,仿佛刚刚和许诺的那一幕都不曾有过,莫茉沉默的流泪,奇弦叹了一口气,想要离开,现在的他很矛盾,纸是包不住火的,她终究会知道自己夺走了她的一切。

    她泪眼朦胧,却在他离开之际握住了他的手。“你爱我吗?”

    “小丫头……”闷腔里有个沉闷的声音微微开启。

    “你爱我吗?”

    就像个执呦的孩子,奇弦微微的挣脱开她的手,可是她执着的用手从后面抱住了他,她的手冰冷一点点的传达给他,仿若那一刻所有的力量的寄托到他的身上。

    “那么你爱我吗?”他反问她,她的眼里迷雾重重,掠过一丝慌张,将她的头轻压在自己的肩上,病房里她的声音脆弱的只有轻轻的呢喃。

    “不管你爱不爱我,只要我爱着你就够了……”

    他的目光深远,就像是温柔的雾气。

    这时。

    门却“彭”的一声被打开。

    青儿打开门,眼底是前所未有的慌张。

    “莫茉姐,刚刚我看见木岚阿姨抱着木严来医院了,好像是木严得病了……”

    同样与焚烧的爱情,却有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金皇朝的酒吧台。

    两位少女妖冶的坐在吧台。

    “这个就是她以前工作的地方吗?”蓝玉微微展开眼睑,嘲笑般的看着舞池里暧昧扭动的身躯。

    “她为什么就不是这种女人呢……”纤纤玉指直直的指向不远黑暗处一对暧昧的情侣。

    “别喝了,你忘记今天来这里的目的了吗?”火红重重的摔下酒杯,几滴谁溅到了她的脸上。

    “你觉得能成功吗?我能吗?”

    “谁说你不能的?”火红生气的看着她,在她的观念里,想要的东西不管用什么卑劣的手段都要夺回。纤细的手上拿出一包白色的粉末,眼底掠过一丝得意的笑容。

    “看到这个了吗?就算是加上十个男人的意识也抵挡不住它的威力,它可是为了男女欢乐而存在的。”

    蓝玉此时笑颜如花,想到今晚的幸福就会因为梦中的男人而实现,就无比的兴奋。

    两天的视线瞄准了不远处的绝美身影,狭促的笑了。

    黑暗中的VIP角落,隔绝了外面震耳欲聋的声音,透明的琉璃光滑的可以清晰的看见外面的场景。

    这就是她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吗?

    妖冶暧昧的舞姿,她也曾经有过这样的舞蹈吗?

    露骨狂热的歌声,她也曾经在这里高歌过吗?

    过去的六年里她的生活是怎样的……

    想要了解她的过去,想要知道她的心,可是在他那么强烈的逼迫之后,他仍然看不清她的内心。

    当夹杂恨意的幸福漫天的席卷而来时,他措手不及,眼睁睁的看着擦肩而过的幸福被他人夺走……

    他的胸口一阵闷痛。

    火红风情万种的走到一位正驶向VIP包厢的服务员,手自然的搭在他的肩上。

    “姐姐,听说金皇朝的哥哥都长得很俊呢……”

    妖艳的蓝色眼影下,大大的眼睛如宝石般的直视那位长得很是洁净的服务员。“果然是这样呢。”

    当夹杂恨意的幸福漫天的席卷而来时,他措手不及,眼睁睁的看着擦肩而过的幸福被他人夺走……

    他的胸口一阵闷痛。

    火红风情万种的走到一位正驶向VIP包厢的服务员,手自然的搭在他的肩上。

    “姐姐,听说金皇朝的哥哥都长得很俊呢……”娇滴滴的声音轻柔的呼出,蓝玉微微醉熏熏的脸上咯咯的笑了。

    妖艳的蓝色眼影下,大大的眼睛如宝石般的直视那位长得很是洁净的服务员。“果然是这样呢。”

    蓝玉转身离开的前一刻还不忘记朝他抛媚眼。

    望着两位女孩风情万种的走开,那名服务员的心里是一阵莫名的紧张和失落,回过神才发现自己正要到VIP特殊的客人那。他没有发现,手里端得盘子,昂贵的白兰地正微微的冒着泡沫。
相关文章
  • 宝贝儿想叫就叫出来别忍着,女生失去第一次的变化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去医院面试被医生弄湿,嗯哦好紧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