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老司机能看懂的污段子,来宝贝你自己放进去怎么办

作者:admin 2020-02-13 12:00:13 我要评论

    司机和副驾驶座上的两名保镖也走了下来。

    三名保镖这会儿都跑到了停车不远处——大概十秒远的一家便利店中,找了对准街外的桌子给坐了下来。

    “我们离开小姐这么远好吗?”一人不禁好奇问道。

    车上就剩下小姐……哦,还有邱少爷了。

    “你是觉得邱少爷会伤害小姐吗?”同伴没好气问道——那车上的都是未来很有可能接管宋家的继承者啊。

    “这倒不是……或者说另外一种意义上的伤害也不错?”这位嘿嘿笑道:“我估摸着老太爷肯定很乐意看见邱少爷拿了小姐一血。”

    “滚犊子。”后面的人一巴掌拍在了这位的脑后勺上,“小姐和少爷的事情,什么时候到你来讨论了!干净吃了饭,外面去守着!虽然说是在警局外边,可我们也不能松懈!”

    “嗯……粢饭吗。”这位保镖吞了口口水,最终还是选择到店员哪里要了一杯泡面。

    说实话,宋家村虽说有许多都是华裔,或者是华裔的后人,但从小的饮食都是南美那边的口味,不是说华夏的食物味道不好,而是吃不惯,而且还是连续吃的某一样食物。

    泡面倒是不一样,这玩儿对国外的输出挺疯狂的。

    宋家背地里有着一个村子培训的佣兵,平日也暗地里出很多危险的任务,一些宋家战士也不免行动失败,被某些地方的暴击机关给关押在牢狱当中——听说在监狱里面,泡面还是硬性的流通货币,地位与香烟和带香味的肥皂并列。

    ……

    埃尔法的后座处,宋樱小口小口地咬着粢饭——你很难看见宋小姐如此淑女进食的模样,仿佛正在吃用的是一顿米其林三星厨师所精心制作的美食,不过几口就能够吃完的一块粢饭,宋小姐愣是几分钟也吃不到三分之一。

    “吃不惯吗。”

    “不是啊,我…我只是在想点东西。”宋樱摇摇头,顺势把此番放了下来,看着洛邱道:“今天我的人发现,高文和周玉笙前后都去过你父亲的墓前

。”

    洛邱皱了皱眉头。

    宋樱连忙道:“我的人很小心的,没有破坏洛奇叔叔的墓,你放心!我还让人给管理处捐了钱,让他们每日早晚都要去打扫!”

    “有心了。”洛邱微微一笑。

    宋樱道:“你父亲,怎么说也是宋家的人,也是我的叔叔,我做这些应该的……对了,你家不是住这边的吧?顺路经过什么的……你也是来调查周玉笙的?”

    怎么可能顺路经过?宋樱冷静下来仔细一想,大概就明白洛邱出现在这里的目的了……不过这死家伙还算有点儿良心,知道买点吃的过来,哼哼!

    “调查说不上。”洛邱微微摇头,“只是有些人,要见的,终归还是要见的。”

    洛邱的情绪似乎有些低落般,说完这句之后,就看向了车窗外边的警局大门。

    宋樱迟疑了一下,忽然目光亮晶晶问道:“洛邱,问你个事情。”

    “问吧。”

    宋樱挪了一下身子,靠近了一些,“我说假设啊……假设背后真正的凶手抓到了,你打算怎么办?”

    洛邱收回了目光,转而看着宋樱……靠的很近,因为对方挪动过了位置,二人不过一指间的距离,四目相投。

    宋樱只感觉有一股热气骤然间从内而外地覆盖在了自己的脸上,但撑着就没有动,也不打算后退,“以我宋家的能力,就算你想当场把这个凶手一子弹蹦了,我们也能保证你没事,第二天照常……所以,你是怎么想的?”

    “也对,我应该是怎么想的。”洛邱低声道:“按照资格来论,我是有这个资格了。”

    宋樱愣了愣……资格?

    这死家伙,是不是冷静过了头?

    “你…你难道不想复仇吗?”宋樱下意识问道。

    洛邱摇摇头,幽幽道:“对我来说,有些事情,完成了一样,就少了一样……不过,它要是真的需要到少了的时候,我还是会让变少的。”

    宋樱疑惑地看着洛邱,忽然做出了一个让自己很是吃惊同时也不怎么后悔的举动——她忽然张开了双手,抱紧了洛邱的脑袋。

    洛老板此刻颇为的错愕,直到完全紧贴在对方胸前柔软的地方,能够听到对方渐渐加快的心跳声。

    宋樱只感觉脸上的热浪一波接着一波,“一定是很难受的吧……明明仇人就在面前。小时候,我父母惨死在我眼前的时候,我也有过这种难受。我明明知道凶手是谁,可是我很小,真的很小,别说报仇,就算只是杀一只鸡我都不敢。我甚至不敢让外公觉得我很痛苦,只能够用笑容和天真来包装自己……我怕他们会因为我更加难过。我…我明白的,可是你不用一直装作坚强的样子……如果真的难受的话,没关系的,我不会笑话你的。”

    车厢内顿时变得安静起来……宋樱一股脑的话说完之后,自己的心跳声都听得清清楚楚。

    只是洛邱一直没有说话。

    她就这样抱着了他。

    “喂…喂?你好歹说句话啊?”宋樱有些难受地轻轻叫了两声——难受是因为鼻子碰到了对方的头发,痒。

    这家伙……该不是睡着了吧?

    这什么剧情……白痴也有个程度好吧?明明来的时候还精神奕奕的,你当你是少女漫的男主啊!!

    老娘的腰啊……

    心中吐槽不断,宋樱倒是想要推开怀中这家伙,可想着想着有有些不忍心……或许就像自己小时候一样,只有在无人的时候,才会展露出来滴落与痛苦的情绪?

    睡吧睡吧,要是真是睡着了,老娘我也认了!

    宋樱仰起头来,缓缓吐了口气,在低着头肯定是要打喷嚏的了……

    只是她看着车顶,渐渐眼前忽然一花似得,一些奇异的景象如同闪光般闪过。

    她看见了繁华的都市,繁华的程度甚至超难过了世界上所有的国际大都市,上百层高的大楼随处看见,悬浮在空中轨道的车辆纵横其中。

    一闪而过。

    她又看见了战火蔓延的大地,像是回到了六七十年前的时代。

    又一闪而过。

    天空阴沉,无数庞大的工厂排出浓烟,世界仿佛都染上了一层灰色,人们低着头,整齐有序地行走着,不出一丝的偏差,不说一句话,世界是动的,世界也是安静的。

    猛然,一只狰狞的巨兽跳过了数十米高的围墙,从上方飞扑而下,朝着宋樱扑来,张开的血盆大口,是她至今为止见过最为恐怖的东西。

    宋樱下意识啊地惊呼了一声,只感觉浑身寒气直冒……最后,她又看到了车顶的米白色的皮革。

    洛邱一瞬间睁开了眼睛……维度。

    与此同时,那些一闪而过的东西,就这样在宋樱的眼前消失不见……好像有什么东西把她拉扯了着回来,她下意识低了头,看到的是洛邱那平静的双眼。

    “我…我怎么了?”宋樱下意识问道。

    洛邱道:“你突然惊叫了一下。”

    宋樱皱了皱眉头,只感觉大脑有种晕眩的感觉,甚至隐隐有种胀痛……她甩了甩头,“可能是走神了吧,脑子忽然乱哄哄的,看到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没什么事,估计是睡眠有些不足。”

    洛邱沉吟,认真地盯着宋樱看了起来,道:“之前,有碰见过这种情况吗。”

    这让宋樱下意识地低过着头,“不记得了…好像没有吧。”

    好像挺关心的嘛……

    “那多点休息。”洛邱点点头,“监视这种活,交给专业的人来做吧。”

    “我看着吧。”宋樱点了点头。

    “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洛邱这会儿打了个招呼,下了车,离开之前才看着宋樱,“谢谢你,让我睡了一觉安稳的。”

    “就当做是还你的了!”宋樱淡然说道,“上次你不也陪我睡了一觉吗。一人一次,扯平了!”

    洛邱笑笑,“香水的味道不错。”

    宋小姐嘴角微微翘起,有了些笑意……这之后樱小姐趴在了前面驾驶座上,看着挡风玻璃前渐渐远去的洛奇,嘀咕着:“这死人头也有夸人的嘛……”

    “小姐,邱少爷走了?”保镖这个会儿才敢回来。

    宋樱没好气道:“你眼瞎啊,自己看不见吗?”

    保镖看着另外的保镖,另外的保镖看着第三个保镖……看看不说话。

    “对了,给我找一家最近的美容院,我要找个人给你按按……”宋樱这会儿扶着自己的腰坐了下来,“累死我了……我的腰啊。”

    保镖又看着另外的保镖,另外的保镖又看着第三个保镖,然后喉咙咕咚了一下。

    累死?

    腰……腰受累了?!

    邱少爷原来这么生猛……大、大街上就来了?

    “明白!”保镖连忙点了点头,“小姐,您辛苦了!”

    “??”

    ……

    ……

    暗淡的巷子中,迎来了两穿着黑西服以及提着手提箱的男子:刘明浩与卫子道。

    刘明浩自身有些洁癖,自从走进来这巷子之后,就一直用手帕捂住自己的口腔和鼻子。至于卫子道,这会儿则是在巷子的入口处,拉上了一条警戒线。

    “浩哥,前后都拦住了,应该不会有人闯进来。”卫子道快步地走了回来。

    刘明浩则是看着地面,“钱二,被殴打的位置,应该是这里了……开工吧。”

    卫子道点了点头,开始从手提箱中取出一些瓶子,瓶瓶罐罐,还有一面铜镜。

    曾经有人想过,如果能够回溯凶案现场的话,就能够直接看见行凶者以及行凶的过程,这样一来的话,那么许多的悬案就能够有效地解决,甚至也不会出现冤假错案。

    但是这不过是一种不真实的假设……你如何能够回溯时间?

    按照相对论的说话,只要你比光还要快的……目前来说,还是痴心妄想。

    话说如此,可却并不妨碍人们的对构建未来的想象力——人类,确实是世界上最具有想象力以及创造力物种,尤其是在接触了道术这种奇特的能量运用方式之后。

    管理局有开发出来另外一种追查的手段。

    此时,只见卫子道把瓶子内的东西,在四周洒上,这之后就盘坐在了地上,然后用小刀划破了自己的手指,在铜镜之上滴了三滴鲜血。

    鲜血很快就被铜镜吸收了进去……铜镜,顿时变成了纯黑的一片。

    刘明浩这会儿也没有闲着,而是走到了卫子道的背后,手掌抵住。

    卫子道此时双目紧闭,双手所捧住的铜镜,开始微微震动起来……只见那纯黑色的镜面上,忽然出现了一点亮光。

    亮点不带,只是小小的一点……这之后,第二点的亮点出现,但却在镜面的另外一处。

    一点点的亮点开始出现,它们毫无规律地分布在了这铜镜镜面的不同位置,越是靠近中央的则是越亮,而边缘位置的,则是暗淡。

    这之后,卫子道缓缓睁开眼睛,脸色苍白,满头大汗,“浩哥,成了……一共是五十九到不同的气息,在这几天经过这条巷子的。”

    刘明浩点了点头,“正确来说,我们只要调查五十四道气息就可以了。”

    卫子道点了点头,这当中自然包含了钱二,还有常笑几人。

    “五十四个人。”刘明浩此时嘀咕了一声:“虽然多了点,可总比大海捞针好得太多……就从这个开始吧。”

    巷子处,一闪铁门缓缓打开,只见一名穿着服务生服装的小青年,提着两袋垃圾走了出来——若说谁最容易来到这个地方,自然就是旁边这家酒吧的员工了。

    卫子道见状,就直接爬起身来。

    刘明浩此时微微一笑道:“你休息一下吧,催眠术我也懂。”

    “你们想做啥?”那酒吧的服务员见两名汉子朝自己走来,不禁有些紧张,但还没有等他做出更多的反应,他便感觉到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

    ……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碰巧有一名打扮潮流的男子站在门外……周玉笙皱眉看了一眼,这是他的邻居没错。

    这男人应该是打算出去,不过都快要到晚上十一点了,才出门,大概不是去什么正经的场所……

    “呃……周警官好。”男子飞快地打了个招呼,随后低着头走入了电梯当中,似乎是有些害怕的模样。

    周玉笙简单地点了点头,走出了电梯。

    那男子按住了电梯按钮,忽然道:“周警官…你没什么事情吧?这几天你家里?”

    “没什么。”周玉笙淡然道:“家里一个柜子坏了,我拆下来修一下,没吵到你们吧。”

    “没…没有。”男子点了点头。

    修柜子?鬼才信……也不知道这家伙平日不回家,一回到家里就发出砰砰声得,不知道做什么鬼。

    不过周玉笙从前也经常喝醉酒回来,回到家之后,就会和妻子大吵大闹,是不是还会动手,摔坏家里的东西……作为邻居也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只不过进来这三两年,类似的情况好像很久没有发生过了,周玉笙也三天两头的不回家……倒是他的妻子还有儿子,已经很久没有回来。

    后来听说是他的妻子带着儿子搬了出去,似乎是已经离婚了之类。

    ……

    开了门,随手打开了家中的灯,周玉笙捏了捏自己的眉心……看到的是乱哄哄的客厅。

    倒在地上,已经碎裂的茶几,电视也摔倒了在地上,沙发甚至也斜到了一边,到处都是被摔下来的东西。

    周玉笙关了门,叹了口气,走了进来,把地上的一个装饰品给捡了起来,似乎想要放在什么地方,但是一看……也没有放的地方,也就随手地重新扔回到了地上。

    他双手掩面,用力抹了抹,随后又把灯光关上,接着走到了沙发前,坐了下去,他就仰着头,闭上了眼睛。

    屋里静得可怕。

    黑暗中,一道身影忽然凭空冒出……悄无声的地出现。

    看着这个胡渣子满脸,甚至一身酒水味的周玉笙,洛邱目光渐渐变冷,手掌缓缓伸出……缓缓伸到了周玉笙的脖子之上。

    五指掐了下去。

    又一次,老板的左眼化做了混沌……只是这次控制得很好,并没有带来上次那种恐怖的异象。

    可即便如此,四周的一切,还是一点点地漂浮了起来。

    周玉笙依然没有睁开眼睛——尽管此刻他出现了痛苦的神色。

    那种窒息的痛苦,终于让周玉笙的本能启动……他双脚乱踢着,双手攀上了自己的脖子,仅仅地抓住那紧勒着自己的手掌。

    终于……洛邱的手掌一点点地松开。

    他缓缓吁了口气,周玉笙的神色开始缓和起来,晕倒了过去……客厅中漂浮的东西,也渐渐落下。

    洛邱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已经恢复正常。

    他张开了手掌,一团黑气中掌心中溢出……洛邱一握而散。

    他也坐了下来,就坐到了周玉笙的身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

    周玉笙此时做了一个梦。

    一个他很想要忘记,又不敢忘记,将近四年的时间,每个日夜都藏着的梦。

    警车之上,众人都穿戴着全副的武装。

    “……歹徒持有大量武器,重复,歹徒持有大量武器!!”

    而此时,车上的对讲机,则是不断传来了请求支援的声音……
相关文章
  • 老司机能看懂的污段子,来宝贝你自己放进去怎么办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