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波风水门和玖辛奈污污污,射精时龟头尿道口痛

作者:admin 2020-06-26 12:21:32 我要评论

说着话,白帝几步跨到酒水台旁边,挑眉看向杜航。

    杜航淡撇撇的瞄了他一眼,捏着烟嘴猛嘬一口,不屑的冷笑“可惜没有如果啊,我的成本只是一套病号服和一部轮椅,比起来你的大费周章,呵呵呵”

    白帝的瞳孔猛然瞪圆,生怕这家伙会突然发飙,我忙不迭起身挡在两人中间,满脸堆笑的打圆场“别闹哈,都是朋友。”

    “你挺狂的小伙。”白帝斜眼扫视杜航。

    杜航大大咧咧的将烟蒂撅灭在烟灰缸里,皱了皱鼻子回应“一般狂,主要我分人。”

    “行啦行啦,别从这儿打嘴炮啦。”我比划一个暂停的手势,清了清嗓子道“今天这趟活,你俩都功不可没,没有白总设卡阻拦,目标没可能落荒而逃,同样没有小航的最后一击,这事儿基本告吹。”

    说着话,我侧脖看向白帝笑问“那台工程车和几个工作人员你是从哪找来的?”

    “车是找专业人士偷得,花了十几万,几个工作人员是搁劳务市场找的民工。”白帝轻挽袖口,漫不经心的回答“放心吧,那台车是路政局正儿八经备案车辆,就算出事,也是路政那头想招,而民工基本上都没跟我打过照面。”

    “妥了。”我点点脑袋,压低声音道“动手之前我跟你们都说过,目标的身份比较特殊,加上这段时间风声确实紧的不行,雇主的意思是希望你们出去躲几天,一切费用他会报销。”

    杜航笑盈盈的接茬“那正好,我一个同学过段时间要结婚,约我过去当伴郎。”

    “别瞎晃悠,找个安全地方养几天膘得了。”我皱眉摆手道“我也不知道你现在到底上没上线,万一”

    “我要回趟金边,预计最少一个月。”白帝打断我的话,随即带着一股子挑衅语气看向杜航“要不你跟我走一趟,我用实际行动告诉你,你就是个最不入流的亡命徒。”

    “诶我去,我入流不入流又不靠你吃饭,挺大个人咋这么幼稚呢。”杜航翻了翻白眼,朝我摆摆手道“那老板我就先走了,有啥好事儿记得想的点我,以前穷的叮当响,感觉钱不够用,现在明明赚钱了,还是觉得票子太单薄。”

    说罢话,杜航甩了甩胳膊,一跛一瘸的朝酒吧门口走去。

    “一百万,去不?”白帝注视他的背影开腔。

    杜航顿了顿,没有回应也没有回头,继续朝门外踱步。

    白帝再次提高调门“五百万,走不走!”

    就在我暗暗感慨杜航这小子还是有几分风骨的时候,他突兀调转身子,一溜小跑凑到白帝跟前,笑容如靥的梭着嘴皮贱笑“早说有钱赚呐老板,你要告诉我,你能给我五百个,别说骂我不入流,就算骂我是泡狗屎,我都老老实实受着,嘿嘿”

    “呃。”面对杜航的截然两面,白帝稍微有点懵圈。

    杜航干咳两声,捻动手指头道“咋啥时候走老板,我这边时间宽裕,随时都能进入工作状态,不过嘛,因为咱是第一回合作,肯定得先预付一半定金,不过分吧。”

    白帝沉吟半晌,眯眼望向我“你先借给我五百万,等我回来连本带利的给你。”

    “不是,社会我白哥,合着你特么给人充大款是准备拿我当凯子啊?”我瞬间无语“而且我发现你这号人是真心视钱财如粪土,尤其是视我的钱财如粪土,张嘴就吆喝五百万,买东西加价也没你这么个加法”

    “五百万,我替你做三件事。”白帝不耐烦的伸出三根手指头。

    我咽了口唾沫,表示很怀疑的出声“铁汁,万一你一去不复返呢。”

    “那只有一个可能,我死在金边了。”白帝吸了吸鼻子道“我肯定会回来的,我大哥因为我落得重伤,嫂子和孩子都需要人照料,只要我不死不伤,最晚一个月之内回来,你要是不答应,我就马上找高利松借钱去。”

    “服,卑服的服。”我被他噎的半晌说不出一句完整话,翘起大拇指干笑“不就是一点小钱钱嘛,待会哥就给你拿,别麻烦高总啦,他一天天日理万机的,这段时间瞅着明显见老。”

    白帝没理我的插混打科,表情认真的问杜航“想好了吧,想好我现在就去联系车,咱们今天就走。”

    “时刻准备着。”杜航举起右手,发誓似的吆喝。

    “等我。”白帝说完以后,直接起身朝门口大步流星的走去。

    等他走远以后,我很是猥琐的边笑边搓手掌“小航啊,咱哥俩的关系咋样?”

    “那肯定没得说。”杜航小鸡啄米似的狂点两下脑袋,很快话锋一转“但我这儿概不赊账,相信老板你肯定能理解。”

    “你小子学奸了,早晚堕落在万恶的钞票下。”我没好气的白了眼他,咳嗽两声,恢复正经道“该说不说哈,他那个人挺邪的,别看我跟他打打闹闹,但他具体是干啥的,我真不知情,所以我奉劝你,做任何事情都慎重考虑。”

    “你说,他如果一进门,我就噗通一声跪他面前,完事口若悬河的表达对他的崇拜和敬仰,他会不会高看我一眼?”杜航从我面前抓起烟盒点上一支,口吐白雾道“他今天在医院门口的所作所为,我全部看在眼里,说实话昂,我没想到一个人能把刺杀当成行为艺术,也从来没想过原来搞死一个人竟然可以那么隆重,当时瞅着你的举动,我就一个字,服!”

    “呃?”我被杜航驴唇不对马嘴的回答被说的一愣,想了想后摇头“他属于正儿八经的独狼,反正我从认识他到现在没见过他跟谁组团干活的,这种人心气儿高的离谱,别他弱的他看不上,比他强的他也未必能看上。”

    “对呗,所以我故意表现的刺棱棱的,目的就是让他对我多看几眼,这招要是败了,我肯定还会掉头过来,到时候哪怕求你,也得让他拉我入伙。”杜航舔舐两下嘴皮道“别人不知道我傻样,老板你还不知道我的水平嘛,我有个屁的技术,充其量就是有七分胆量配上二分小聪明再加上一分的运气,照着我这种玩法,我相信等不到明年过清明,我可能已经去阎王爷那儿报道了,之前我一直安慰

自己,活一天算一天,可自从看到这个家伙,我发现我可能找到了长寿的秘诀。”

    我意外的张大嘴巴“你挺鬼呀臭弟弟。”

    “那肯定滴,不然当初我也不能是我们那一届的文科状元。”杜航咬着烟嘴道“都说牛羊才成群,猛兽擅独处,但特么我这种半兽不羊的选手咋整,肯定是跟在猛兽的身后才能越混越明白。”

    “嗡嗡嗡”

    就在这时候,我兜里的手机突兀响起,看了眼居然是段磊的号码,我立即朝杜航摆摆手,随即接起电话“怎么了磊哥?”

    “一件好事和一件坏事,你想先听哪个?”段磊神叨叨的开腔。

    我不假思索的出声“好事儿吧。”

    段磊慢悠悠的开口“高利松被袭,命悬一线,目前在急诊室接受治疗。”

    “那坏事呢?”我接着又问。

    “他是咱们和王者商会、天门商社合资的贷款公司门口被袭击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波风水门和玖辛奈污污污,射精时龟头尿道口痛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