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我是个女的特别想做,求欢和求爱的区别

作者:admin 2020-06-26 12:20:22 我要评论

    莫鸯鸯一时间不知道自己的脸是该红,还是该白!

    这么下流的话,偏偏他还说的一本正经,好像是什么天经地义的话!

    莫鸯鸯真想一爪子挠过去,她抱住自己,后退:“你……你不要以为我真的怕你……”

    谢西泽歪头:“那我躺下,你来?”

    莫鸯鸯:“……”

    好想骂人!

    实在忍不住,莫鸯鸯咬牙骂道:“谢西泽你够了,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不要脸!”

    谢西泽皱眉,对莫鸯鸯的话似乎很困惑:“你去医院检查难道不脱衣服?”

    莫鸯鸯:Σ(°△°|||)︴

    “检……检查?”

    不是那个……吗?

    谢西泽打开柜子,拿出一件白大褂穿上:“不是头晕吗?”

    莫鸯鸯:“我……”

    “不是胸口闷吗?躺下,给你做个检查!”

    莫鸯鸯咬牙,丢死人了,她往那地方想了,她红着脸摇头:“已经……已经好了,不用了。”

    谢西泽:“别拿自己身体开玩笑,讳疾忌医不好,脱衣服,躺下!”

    莫鸯鸯听见最后那五个字,脸红的火烧火燎的,这话怎么听着,就让人往歪了想。

    莫鸯鸯道:“五叔,你不是医生,我回头自己去医院就好了!”

    谢西泽拿出一个听诊器:“我读过生物医学,躺下吧。”

    莫鸯鸯莫名想起被噩梦支配的恐惧,她死活都不肯躺:“真的不需要了,我挺好的……我知道五叔你一直都很忙,我就不耽误你时间了,我先走了……”

    “没事,反正都耽误了,躺下!”

    “不好,一直耽误下去,多不好意思啊!”

    谢西泽:“睡都睡过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

    莫鸯鸯给跪!

    几分钟后,她老老实实的躺在,医用的检查床上,瑟瑟发抖。

    谢西泽的手掰开了她的眼睛看了看,在她头上几个位置按了按。

    随后在按了一下莫鸯鸯左胸腔:“这儿疼吗?”

    莫鸯鸯手握紧成拳头,身体紧绷,咬牙问:“五叔,您确定是检查,不是占便宜?”

    谢西泽挑眉:“占便宜?”

    “知道什么是占便宜吗?”

    谢西泽面色毫无波澜,他不急不缓摘下手台,手撩起莫鸯鸯的衣服,钻进去,“这才是!”

    莫鸯鸯当时只觉得浑身仿佛都跟通电了似得,全身毛孔都竖起来了。

    “老谢……”

    江念城跟一阵风一样闯进来,看到眼前一幕,第一时间捂住捂住眼睛:“我捂着眼呢,你俩要是真的赶时间,不用当我是个人,我就说完就走!”

    谢西泽的手没收:“说!”

    江念城快速道:“新送来了一个样本,比之前那两个样本,都更像X-13,有八成可能是……”

    “知道了,滚吧。”

    江念城:“光天化日的,老谢你这可是在办公室呢,好歹注意点影响,你这么做太残忍了,你是想屠狗啊!”

    莫鸯鸯脸都快出血了,一把推开谢西泽的手,从检查床上跳下去,也顾不得别的,抬手就冲谢西泽的脸招呼。

    啪~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停滞了。

    打完莫鸯鸯就后悔了,脸色发白:“我……我……”

 &

nbsp;  就在莫鸯鸯以为自己彻底惹火了谢西泽的时候。

    谢西泽皱眉:“你摸我!”

    <!-- csy:26231978:128:2019-10-28 05:01:28 -->
相关文章
  • 我是个女的特别想做,求欢和求爱的区别

  • 连车都不会骑的女人,强奸摸奶猛抽插_卡桑德拉的炼狱13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