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xo型腿走路图解,妇女受暴口述实录

作者:admin 2020-05-03 12:00:44 我要评论

    陈浩文的眼睛,一直盯着病床上的伊路。

    看她先是费力的转头左右看了一圈,然后又转回头,呆呆的望了一会儿天花板。

    可是,当他再把目光投向她的时候,发现她的表情好像突然之间变得有些悲伤,紧接着,她又张了张干的几乎就要开裂的嘴唇,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他往她的床前站过去,再次近距离的看她,忽然发现,这一眨眼的时间,她的眼睛已经湿润,下一秒,两行清泪,从她的眼角流出,缓缓流到了枕头上......

    “伊路,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陈浩文被突然变成这样的她吓到了,急忙问道。

    刚才,醒过来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还跟他开玩笑吗?

    伊路咧了咧嘴,明明还没哭,可是样子却比哭还难看。

    “是他……救的我吗?”她明明记得,在晕倒的最后的关头,她看到了陆向南的脸。

    “他?”陈浩文一愣,虽然伊路没有提陆向南的名字,可是他随即就明白了,便小声说道:“哦,你是说向南啊!嗯……是他救的你!”

    伊路觉得心里一疼,不由得眼睛一闭,又有泪水从眼角滑落。

    “那……他现在在哪儿?”陈浩文刚才只说是他救的她,没有说他在哪里,更没有说他怎么样了。

    她害怕,他真的会如她心中刚才想的那样,但是,她又不甘心事实真的会是那样,忍不住急忙问道。

    问完,她就死死的盯住陈浩文的脸,不想错过他一丝一毫的自然反应。

    “他啊……”

    果然,她一问完,陈浩文脸上的表情,就有些不太自然,刚说了两个字,又停顿了下来。

    “他怎么样了?你快说啊!”伊路开始慌了,心也扑腾扑腾的开始乱跳,用右胳膊撑着床,挣扎着就要坐起来。

    “你别着急啊,自己身上还有擦伤呢!你当时不光脑袋撞地受伤了,脖子好像也被扭到了……难道你就没有感觉到吗?”陈浩文怕她乱动会扯到她身上输液的针头,就赶紧按住她的肩膀,阻止她起身。

    “你别管我,我没事儿,你快告诉我,他怎么样了!”伊路急不可耐的问道。

    她还是第一次在陈浩文面前,这样不遮不掩的表现出对陆向南的关心。

    看她焦灼的眼神儿,陈浩文心里有了数,本不忍这样,可最后还是咬了咬牙......

    他先是顿了顿,过了片刻,才神色凝重,支支吾吾的说道:“他……没事儿……但是这会儿,他真的有点事儿要忙……”

    不过,说完,他还是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陆向南,特么的你真不是人……

    其实,不用听他说,只是看他的表情,还有他说话时的吞吞吐吐,伊路心里已经明白了。

   

 他说的肯定是谎话。

    眼看着自己不好的预感变成了事实,伊路的泪更加不可抑制了!

    她闭上眼,一句话也不再说、不再问了,就只任泪水汹涌澎湃……

    陈浩文看的不忍心,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你别难过啊,他真的没事儿……”

    可是,此时此刻,这样貌似苍白又无力的“解释”,真的无异于是一种蹩脚的掩饰,所以,当他说完,再一看,伊路哭的更凶了!

    不光是眼泪哗哗的,连肩膀都一抖一抖的……

    估计,要不是因为他在这里,她肯定早就放声大哭了吧!

    这可怎么是好!

    陈浩文看着自己的安慰不但没有止住她的哭声,反而适得其反,又好气又好笑,心一软,真的想一股脑儿把真相都告诉了她!

    可是,又碍于提前答应了人家,这次一定要跟人家高度配合,无奈,只好悄悄溜出了病房。

    出了病房,陈浩文轻轻把门掩上。

    掏出手机,拨出熟悉的号码:“伊路醒了......可是局面我已经控制不了了,你赶紧滚过来!”

    说完,根本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立即挂了电话。

    又悄悄溜回病房。

    毕竟,伊路还在输着液呢!

    看着伊路还在流泪,而且,已经由刚才的强忍着不出声默默呜咽,变成了现在轻声的哭泣,他的心里也真的不是滋味儿……

    说实在的,这一次,发生在自己眼前的伊路的遭遇,真的差点儿把他吓傻了!

    还好,在最后那个危急关头,陆向南及时扑了过去,虽说最后两个人都不同程度的挂了彩,可是结果还是让人欣慰的。

    要不然,伊路他们两个,任谁出点儿事儿,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心安……

    果然,三分钟不到,病房的门就被轻轻的从外面推开了。

    陆向南脑袋上缠着纱布,挂着一只胳膊,跛着一条腿,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

    这阵势,乍一看,还真颇有点儿像刚下战场……

    不过,此时的他,目光含情,脸上还带着笑意,进门第一眼,就朝着躺在床上那个默默哭泣的人望去……

    陈浩文看他这样,又是心疼又是心酸,也幸亏他平时经常健身,不光身强力壮,身手矫健,还反应敏捷,要不然,他还真就不是眼前这副惨状了……

    他刚想说话,陆向南就朝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陈浩文立马闭上了刚刚张开的嘴。

    刚想上前去搀扶他,没料到他又伸出那只好的手臂,指了指外面。

    这又要干嘛?

    看陈浩文还没能立马明白,陆向南朝他皱了皱眉,又看他还是不能领会自己的意思,又无奈的指了指床上的人,并且,再次对他指了指门外……

    我去!

    这是要我立马滚蛋吗?

    当陈浩文明白过来,脸上立刻露出了不可思议的愤怒。

    非要这么着急就……拆桥吗?

    他对着陆向南摇了摇头,然后又默默的伸出一根中指,对着他悠悠的摇了摇……

    默默的同情了几秒伊路后,陈浩文撇着嘴,再次悄悄的退出了病房,同时,还无声掩上了病房的门……

    陆向南轻轻的走到病床前面,看伊路还在抽泣,有些不忍,刚想坐到床前跟她说几句话,就听到伊路用带着浓重鼻音的哭腔说道:“你就是不说,我也知道你是骗我的……”

    “你说,他怎么那么傻呢?我的命又没他的命值钱,根本不值得他拿自己的生命去救我……”

    “我真的好后悔啊,在晕过去之前的最后一秒,我还在想着,我好后悔自己没有亲口跟他说一句,我原谅他了……那样,就是我真的死了,也不会瞑目的……”

    <!-- csy:25444076:235:2019-11-25 04:16:20 -->
相关文章
  • xo型腿走路图解,妇女受暴口述实录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