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他的心上人宋玖槿91,睡梦中不自主的射精

作者:admin 2020-03-25 13:49:04 我要评论

    上官缙害羞地道:“没想到你会是短发。”

    “呵呵~方便打架……”郭燕紧张得不行,她自己也不出为什么会这么紧张。

    上官缙好笑地摇了摇头,道:“除了打架就没想过别的?”

    “别……别的?……”郭燕话也不利索,只感觉嗓堵得慌。

    上官缙紧张地了唇,目光怯怯,“其实你短发的样也好看。”

    郭燕脑袋一阵嗡鸣,嗓眼也被堵得死死的,心脏嗵嗵跳个不停。她此时耳边全是心脏跳动的声音。

    “这……这是……我吗?”上官缙紧张的手一不心划到了手机屏,照片退了出去,手机桌面居然是自己。

    郭燕更是吓得不轻,不知该如何解释,“这个……这个……我是……”

    手机突然一黑,关了机,郭燕突然感觉一阵失落。“哎~”

    “叹气做什么?我不是就在这里吗?”

    郭燕紧张得身一怔,怯怯地抬起了头,此时两双羞涩的眼睛四目相对,那紧张的气氛随着紧张跳动的心脏越来越浓。

    “你……你不是……不想成亲吗?”郭燕总觉得难以置信。

    “没遇上喜欢的,当然不想成亲。”上官缙紧张得吐词不清,但那眼神却是在——这不就遇上了吗?

    上官缙隐晦的表白让郭燕总感觉是在做梦,她紧张地道:“掐我。”

    “为什么?”上官缙很诧异。

    “我怀疑在做梦。”

    “没有。”

    一番温柔的安抚之后,郭燕也慢慢放松下来,上官缙轻轻松开了她,羞涩地笑了笑,“不是没做梦嘛?”

    郭燕激动地死死捂住了脸,只留下那双的眼睛挤满了激动的泪水。但她这个模样将上官缙吓得不轻,紧张地道:“怎……怎么了?生气了?对……对不起……我是无意冒犯的!”

    郭燕使劲摇着头,紧紧抓住了上官缙,因为她没想到自己的男朋友居然是上官缙这等男神!

    “跟我回去!”

    上官缙愣住了,眉间泛起了难色,“府一日不除,上官府和丞相府就不会太平,羽恒不在这里,就只剩我协助丞相了。”

    郭燕更不舍了,生气地骂道:“回去我就把韦霸天那只千年老王八给揪出来!”

    上官缙轻轻扬起了嘴角,声声带着疼惜,“这段时间府也不会好受,我也不会闲着。”

    郭燕一脸哀怨,紧张地拽着他的衣角,“如果人家想你怎么办?”

    上官缙笑了笑,从篮里拿出了一个布娃娃,“知道你喜欢布娃娃,所以给你做了一个。”

    “你亲手做的?”

    “嗯。”

    “这……这个娃娃是我?”郭燕很吃惊。

    这个娃娃的五官做得惟妙惟肖,一看就是郭燕自己。可这个娃娃却是大宁国女孩的打扮,俏美的双平髻让圆乎乎的脸更加可人,蓝色的绸缎长裙让憨憨的俏模样更加可爱。

    “喜欢,怎么……没做你呢……”郭燕又害羞地不行,如果有这个男人的娃娃,岂不是更好?

    上官缙既激动又害羞,“那我再做一个等你回来。”

    郭燕更是不舍了,粉粉的嫩唇难过地颤抖着,因为这次离别,也不知道要多久能见。

    “明晚来送我。”

    “好。”

    清风吹拂在闻芳阁院里,带着温柔和不舍。慕心妍和羽恒坐在亭里,感受着这里的气息。

    离月圆夜越近,心里越是不舍,慕心妍突然好想将这里的一切统统带走。

    “舍不得走就再玩一个月。”羽恒帮她轻轻理着额间被吹散的碎发。

    慕心妍难过地叹了一口气,“本想回来找到那段遗失的记忆,却还是没有记起。”

    “有什么关系?府和尚书府现在不一样被耍得团团转嘛?”羽恒安慰道。

    慕心妍狠狠点了点头,“对,回去接着玩,这次要给他们一个的惊喜。文队不是还等着我帮他们报道四号墓嘛?”

    羽恒轻轻挠着下巴,眼中扬起了坏笑,“有意思。”

    此时,郭燕的房门打开,上官缙提着篮走了出来,郭燕紧紧抱着娃娃,一脸不舍,“明晚一定要来哦。”

    “嗯。”

    “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羽恒对上官缙坏笑道。

    上官缙轻轻侧过了头,问道:“公想什么?”

    “应该把你带回去。”

    上官缙慢慢走到了羽恒身边,问道:“如果我跟你们回去了,历史是不是就改写了?”

    羽恒一愣,突然一阵矛盾,上官缙提醒的是个道理,可他徒弟怎么办?

    看着郭燕那双汪汪的大眼满是委屈,羽恒紧张地抿紧了唇,棒打鸳鸯的事,他做不出来。

    “我有一个主意。”上官缙笑了笑,不急不缓。

    “什么主意。”

    “燕儿留下来。”

    羽恒那双紧皱的眉头一松,“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真……真的可以?”郭燕激动地跑了过来。

    慕心妍那对清澈的眸轻轻一瞥,带着坏笑,“瞧把你乐的?你自己决定。”

    郭燕那对开心的眉头突然一紧,又扬起了难色,“韦霸天还没被除掉呢!”

    韦霸天没除掉,不管在大宁国还是在现代,大家的日都不好过。羽恒沉了一口气,站起来伸出了手,“为了咱们的幸福,除掉韦霸天!”

    “嗯,咱们各自努力!”上官缙和羽恒击掌为誓,发誓要除掉韦霸天,还各自安宁。

    就在谈笑之间,慕心妍突然发现张大河不见了。

    “大河呢?”张大河原本在房间里收拾,但院里这么大的动静怎么会没有反应?

    郭燕八卦地冲了过去,却发现屋里没人,“这个娘娘腔去哪儿了?”

    “谁娘娘腔了?人家!现在!是姑娘!”张大河生气地挎着一个篮走了进来,那紧抿的薄唇带着几分杀气,凶悍的凤眼生气地盯着郭燕,仿佛一颗辣椒炸弹。

    郭燕好笑地跑了过去,八卦地问道:“你干嘛去了?不是让你收拾东西嘛?”

    张大河那双凶悍的凤目突然扬起了兴奋的坏笑,“早收拾完了,你们来帮我评评理,我做的衣服到底好不好看?!”

    张大河居然做了衣服,让人十分诧异,可他到底为谁做了?

    只见他没好气地侧过头,催促道:“扭扭捏捏地做什么?还不快出来!”

    这时,慕远清扭扭捏捏从他身后走了出来。

    他穿着一身深灰色的棉袄,紫色马甲用白色的兔毛点缀,看起来十分暖和。而排扣和点缀的花纹都用大宁国特有的材质制作,既有民国时期大户人家的风采,又有大宁国的特色。

    慕心妍吃惊地走了过去,打量着他,“爹!”

    “啊?好看吗?”

    “你不嫌热吗?”

    慕远清额角冒着热汗,目光却呆滞,哪有这么不关心自己爹的女儿?“穿过来让你们瞧瞧啊!这可是大河这段时间养伤的时候给老夫做的。”

    “好看。”慕心妍卖乖地挤起了笑,眼中却带着疑惑,“大河,怎么想起给我爹做衣服呀?”

    “天儿要凉了当然要做了。”张大河娇媚地笑了笑。

    慕心妍一阵感动,自己做女儿的都没这么贴心,却让这个死党帮自己敬孝。“大河~谢谢。”

    张大河开心的挥了挥手,“谢什么?丞相对我又不薄,这些应该的。”

    郭燕好奇地挠了挠头,道:“如果我记得没错,你爸好像都没这个待遇。”

    张大河翻了一个大白眼,没有好气,“他呀?自个儿买去吧,我做的他瞧不上。”

    慕远清一阵好奇,擦着额角的汗珠,问道:“这么好的手艺他怎么会瞧不上?”

    张大河好笑地捂住了嘴,笑道:“这你就不懂了,人家只认牌,可不像这里认做工和料。”

    ”傻。”

    “就是。”

    慕远清和张大河一唱一和非常有默契,慕心妍发现这两个人简直比父还亲,“爹,您老人家不热吗?赶紧回去换了吧。”

    “嗯,好。”

    慕远清一走,张大河就好笑道:“你这爹也是个刀嘴、豆腐心的主儿,一直在叨叨,担心羽恒看不住你,让我好好把你看着。”

    慕心妍听得一阵感动,笑道:“刚才咱们都好了,一定要把府灭掉!”

    “必须的!”张大河非常赞同。

    一轮明月在云间穿梭,朦胧的丞相府花园忽明忽暗。

    慕远清抬起头看向天空,焦虑地捋着,面脸愁容。

    “今晚云太多,会不会有危险?”

    慕心妍也紧张地咬了咬唇,嘀咕道:“不回去也不行啊,四号墓的好戏不就看不见了吗?”

    “如果回不去,你贵人那里怎么解释?”

    “对!我的工作!”慕心妍开始默默祈祷着一会儿月色一定要好。

    “时间也不需要太多,半柱香的时间就好。”上次他们离开的时候慕远清掐过时间,半柱香的时间只有长没有短。

    他们都在焦虑今晚会不会有意外,郭燕却一直盯着花园大门,神情紧张——因为上官缙还没有到。

    “徒弟,别紧张,他要来,一定不会食言。”羽恒安慰道。

    “哦……”郭燕紧紧抱着娃娃,默默祈祷起来。

    很快,花园门口出现一个人影,那个人影很快向他们跑了过来。

    “上官缙!”郭燕激动地向他跑了过去,将脸紧紧埋进他的怀里。

    “对不起,对不起,我来迟了。”上官缙神情紧张,一脸自责。

    “干嘛去了?看把燕儿给急的。”羽恒没好气地走了过去,因为这不是上官缙的风格。

    上官缙紧张地咬住了唇,目光羞涩,只见他慢慢从身后拿出了一卷画轴,“准备这个去了。”

    “什么东西?”

    羽恒好奇地拿过来,打开一看——居然是郭燕和上官缙的彩色画像。

    画中人含羞地拉着手,紧紧靠在一起,那双眼睛里全是满满的幸福。

    上官缙从丞相府回去之后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为了这一幅画,整整画了一天。

    “画得真好。”慕心妍满眼羡慕。

    羽恒笑了笑,将画收了起来,“再好也是燕儿的。”

    “哦……”慕心妍突然觉得心里空闹闹的,因为她也想有这么一幅画,自拍合照都没有真心人亲手画的肖像有意义。

    郭燕开心地将画和娃娃紧紧抱在怀里,满脸幸福,上官缙害羞地道:“你要的娃娃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实在做不出来,所以我就画了这幅画。”

    “嗯!想你的时候就看!”郭燕开心得不行。

    张大河虽然也羡慕,但看着这天儿也焦虑起来——一不心穿错了怎么办?

    就在这时,慕远清突然自言自语起来,“东北风,赶紧吹东北风。”

    慕心妍好奇地抬头一看,东北方向的云层很少,西南方向那朵云飘过去了就有足够的时间离开了。

    于是跟着默默念了起来。

    东北风,东北风!

    “哎哟我去,丞相还有这等号召力,连风都听你的!”张大河开心地笑了起来,那片云被吹过,月亮变得又大又圆。

    慕远清顿时就急了,骂道:“还愣着做什么?赶紧的!”

    “哦对!”慕心妍他们很快围了过去,羽恒以最快的速度掏出了铜镜,那面铜镜中心很快泛出了血色的光。

    光线越来越亮,郭燕不舍地转过了头,对上官缙喊道:“上官

缙,等我!”

    光线突然将所有人都包裹起来,接着耳边又是难受的金属摩擦声。一阵耳鸣脑晕之后,耳边逐渐安静下来,四周也满满有了光。

    “啊!鬼啊!”

    突然一个嘶叫声将慕心妍吓得不轻,她紧紧抓住了羽恒问道:“穿错了?”

    “哎哟妈呀,你这是要吓死谁啊!”

    张大河突然一声大叫,那语气像很熟悉的样,慕心妍定睛一看,居然是刘玉!

    羽恒怎么没理我?

    慕心妍抬头一看,只见羽恒难受地紧闭着眼,额角渗着冷汗,她紧张地问道:“羽恒,你怎么了?”

    羽恒使劲甩了甩头,难受地笑道:“没事,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刘玉冲了过来,拉着羽恒的手把脉,不一会儿羽恒就恢复了,眼中扬起了嫌弃,“你一直拉着我做什么?”

    刘玉透过半吊的眼镜向上一看,满眼不可思议,“刚才你的身体这么虚弱,怎么这会儿什么事都没了?”

    慕心妍一听羽恒没事了,轻松地白了他一眼,“没事儿就行了,刚才我们估计都这样,难受死了。”

    “就是,耳朵都快聋了。”张大河没好气地掏着耳朵。

    羽恒轻轻皱起了眉,看向了四周,这里确实是家门口的大平台,可刘玉怎么会在这里?

    “你来做什么?”

    <!-- CS:23310967:497:2019-10-10 08:40:46 -->
相关文章
  • 他的心上人宋玖槿91,睡梦中不自主的射精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