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早上不愿意起床,乡村美少夫妇刘大柱

作者:admin 2020-03-25 13:49:04 我要评论

    “好吧.随你们.有需要的话.记得给我打电话.”周姨不好强说什么.毕竟年轻人更喜欢无拘无束的生活.她感觉自己是一片好心.可人家不一定非要领情.

    于是.周姨上楼继续去打扫.林子航和秦雅芙简单吃过饭后.就开始商量去哪里玩儿.

    秦雅芙脖子处的役已经淡了些.虽然还不适合暴‘露’出来.但已经不那么触目惊心了.她的心情也好了许多.对去哪里就有了兴趣.眼珠儿转了转.忽然莞尔一笑:“我想去滑冰.”

    “滑冰.”林子航犹豫了下.他可清楚记得当年因为滑冰引发的一系列事件.虽说不能全部都赖到滑冰上.但他难免对那个寒凉彻骨的地方心有余悸.不由得讪笑着商量道.“太凉了吧.要不”

    “不凉.这么多年.我就那一次玩儿得最惬意可象来哎呀.算了.反正我现在什么事都没有.你就陪我玩一会儿吧.对了.我还想穿那个滑冰鞋呢.”秦雅芙的思绪有些‘乱’.既难过.又跃跃‘欲’试.反正想到了.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去尝试.

    “好了.你喜欢就好.我陪你去还不行吗.‘激’动什么.”林子航也明白.多年的心结.回避不了的.或许直接面对了.反而更容易让她放下.

    “老公最好了.多谢.”得到许可.秦雅芙高兴地眯着眼睛朝他笑.甚至离开座位.主动凑过来.伸手搂住他的脖子送上一枚香‘吻’.

    林子航迫于周姨在家.也不好意思太过纠缠她.便站起身.麻利地收拾好碗筷后.特意翻出厚厚的羽绒服和帽子、围巾、手套.把妻子全副武装起来.

    当周姨下楼的时候.就见秦雅芙被包得像个绒球般朝她傻笑.

    “你们这是去哪里.”周姨莫名其妙.

    “去滑冰.”秦雅芙被周姨眼里的惊讶伤到.苦着脸望向林子航.“能不能”

    “不能.你的体质寒凉.再不注意又该生病了.”林子航毫无商量余地.

    “那我这样还能玩儿上吗.”秦雅委屈地问道.

    “怎么不能.一样的.”林子航理直气壮.拉起妻子跟周姨挥手告别.

    林子航把车子开到河边堤坝外面.找了个合适位置停下.便同秦雅芙来到冰面上.

    “还要不要玩儿小冰车.”林子航好笑地问道.想起当年她疯狂划动冰锥的样子.简直就是头倔强的小‘毛’驴.可怜且又可恨.好在都过去了.反正他们的感情路一向多‘波’折.那些经历也是对他们的考验吧.

    “不要了.我想穿滑冰鞋.”秦雅芙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越看那群年轻人如燕子般自由、畅快地穿梭于冰面上.越是羡慕不已.反正有林子航在.那就挑战个高难度的.

    “行.你等我.我去租鞋.”林子航早就看出秦雅芙是奔着这个来的.多说无益.便在‘交’了入场费后.租上冰鞋.带她进入滑冰场.

    这种在冰上被圈起来的一大片空场.空间不小.玩儿的人也多.又放着劲爆的音乐.很适合年轻人们肆意嬉闹.

    秦雅芙连旱冰鞋都没穿过.哪里驾驭得了脚底下的单片冰刀.只不过.不让她过这个瘾.估计她会连觉都睡不消停.林子航只得抱着哄她高兴的心思.

    好在秦雅芙现在的心态比从前好了许多.她不再较真儿.不再一味地要强.已经能够心平气和地面对失败.尽管周围偶尔会有嘲笑声.还有几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凑过来主动跟林子航搭讪.她统统不予理会.只一心努力寻找平衡感.用心学习.即使成绩不显着.

    林子航真是拿她没办法.他不嫌弃她笨笨磕磕地在冰上“跳舞”.只是心疼.那么滑的冰.他再努力保驾护航.也没办法确保万无一失.他难免在她摔倒时做了两回“人‘肉’垫子”.虽不是很疼.却还是担心她会承受不住.不想当她是“豌豆公主”.可她现在的身体状况的确不佳.劝不得.就只能听之任之.

    “雅芙.记得多年前.咱们相约去哈尔滨看冰灯吗.还要不要去.”林子航想起很久之前的那个约定.看似是无意中提起.其实却是借机扶她站住休息一下.

    “记得.不过没什么意思.还得跑那么远.不想去了.”秦雅芙嘟起嘴巴.她在那里呆了将近五年的时光.真心不想再看到没有他在时的风景了.无趣.又伤感.

    “为什么.”林子航盯着她问道.

    “你猜.”秦雅芙已经感觉到累了.却没说出口.只是靠在他的身上休息.

    “你要我猜.那我说了.你不许生气.”林子航的眸光闪了闪.干脆说出心里话好了.

    “胡言‘乱’语的话免谈.”秦雅芙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他的猜疑是什么.所以先堵住他的话.

    “那不行.你让我猜的.我就有权利说出心里话.”林子航不依不挠.

    “好了.我收回刚刚的话.不用你猜了.”秦雅芙举手投降.不敢跟他较劲.

    “晚了.我必须得说出来.才会舒服”

    “干妈.”

    “叫秦姨.”

    “秦姨”

    第一声叫得秦雅芙微微发愣.可随后怯怯的语气却让她更加心痛.虽然时过境迁.对方的声音有些陌生.可那亲热劲儿何其熟悉.

    秦雅芙咬紧嘴‘唇’没敢回头.而是望定林子航.她再不敢如从前那般任‘性’.即使猜到叫自己的人是谁.却绝对没胆量轻易应答.

    “是你的两个干‘女’儿.”林子航笑得淡定、坦然.他知道她为了自己.跟这两个孩子彻底断了来往.即使在分开的那五年里.她也不曾刻意去打听过关于她们的消息.可事实上.他虽为她们大动过肝火.却也明白当年发生的一切不能都怨她.如果他肯再冷静些.事情本不至于糟糕到那种程度的.

    秦雅芙慢慢转过身来.说不清是脚下太滑.还是心里‘阴’影太严重.她只感觉呼吸加重.身子不受控制地哆嗦着.竟是半步路也迈不开.愣愣地望着走近的两个已经快要长成半大姑娘的孩子.

    “真巧啊.你们也来滑冰.”霍卫霆不自然地跟林子航打招呼.几乎都没正眼看秦雅芙.他是在这两个人分开很久之后.才得知的消息.虽没问过具体情况.但他总感觉自己两个‘女’儿应该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他曾经想过联系秦雅芙.可是又不知道能说点儿什么.本来人家分开已经很痛苦了.他问清楚原委也改变不了既定事实.只怕更添伤心.所以.他除了默默关注之外.并没做出任何的行动.

    “两个小姑娘都长这么大了.”林子航的感慨出于真心.都说岁月催人老.他从没感觉自己和秦雅芙老了.但看到当年那两个‘奶’声‘奶’气的小‘女’孩.在转眼间已经快要脱去稚气的模样.还是‘挺’吃惊的.如果如果.他跟妻子也有属于自己的孩子该多好啊.

    林子航能够体会妻子此刻的心情.面对如此可爱的孩子.谁的心里会没有期盼呢.

    “林叔叔好.”

    “林叔叔好.”

    两个孩子对林子航的称呼倒是出奇地一致.齐声打招呼.

    “咳.不是干爸吗.”林子航轻咳一声.问的话出人意料之外.

    “叫秦姨和林叔叔是对的.”不待孩子们有所反应.秦雅芙就接过林子航的话.“这么多年对你们不闻不问.我们哪里还有资格再被称为干爸干妈啊.”

    秦雅芙的心中苦涩.一方面感觉对不住两个孩子.另一方面也不想跟林子航再生嫌隙.走了这么多年的弯路.把握住现有的安稳谈何容易.

    “叫什么都没关系.大家都相识这么多年了.不要太在意称呼问题.”霍卫霆打着哈哈.拍了拍脸‘色’难看起来的两个‘女’儿.

    “嗯.卫霆这句话说的对.我当年就是过于钻牛角尖儿.才害雅芙同孩子们分开多年.其实不过就是个称呼而已嘛.太较真儿果然就害人了.”

    秦雅芙第一次看到林子航肯在霍卫霆面前说出软话来.却搞不懂这是不是他的真心话.只得勉强维持笑脸夸奖两个孩子:“听宁老师说.你们的成绩都超级出‘色’.真‘棒’呀.”

    “还可以吧.”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孩子.却因为在神情上.一个一脸眷恋.一个更为理智些.从而让秦雅芙认出平静回答自己问题的人是

霍颖仪.

    “干妈啊不.秦姨.你比以前还要漂亮呢.”霍颖雪还是改不过口来.虽然很别扭.却难掩兴奋之情.多年前的那段亲情曾经温暖过两个寂寞小孩子的心.甚至让她们差点以为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妈妈.当然也是难忘的.

    “怎么会.我们都开始变老了.你们才是越来越漂亮呢.转眼就长这么高了.”秦雅芙朝霍颖雪招手.待她走近后.比量了下身高.发觉她的头都顶到自己下巴了.想起当年.她们小小的身子扑向自己时.那份浓浓的依恋之情.曾经让她牵肠挂肚多年.
相关文章
  • 早上不愿意起床,乡村美少夫妇刘大柱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