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秦夫人姀锡手打19楼,龙凤奇缘黄梅戏

作者:admin 2020-03-17 12:03:45 我要评论

    咚咚咚。

    车门被敲响了三声,接着就被打开了。

    车外,雨还在下。

    杨阙站在她助理撑着的伞下。

    她上车后,对助理说了声:“你去吧。”

    她的助理关上车门,撑着伞离开。

    坐上来后,杨阙看了看廖一娟,和挂在季炀腿上睡着的简言,眸底闪过莫名的情绪。

    她抬眼向季炀表示关切:“季老师,昨天晚上都发生什么了?事情都解决了吗?”

    季炀对她浅浅一笑,轻轻回道:“没事。”

    他显然是不想多说。

    廖一娟用一种略带嘲讽的口吻:“看来杨老师不怎么关注娱乐新闻啊。”

    “娱乐新闻里的八卦,有多少真的有多少假的呢。”杨阙不喜廖一娟跟自己说话的口气,却掩饰的很完美。“季老师,我……和你的粉丝都很担心你。我觉得你这个当事人站出来发声,向大家报一下平安,比工作室发的声明更有说服力。”

    廖一娟又将杨阙的话截去,“我记得小半年前,杨老师跟姜慧姜老师为争夺盛氏集团的正宫之位,两家粉丝撕得不可开交,这件事网上闹得沸沸扬扬,杨老师不也是让工作室团队站出来为自己辟谣的吗。”

    杨阙脸色难看了一下,仅一瞬便恢复了正常。

    她不着痕迹的观望了一下季炀的神色,发现对方对廖一娟说的这件事毫无反应,心中不禁失落。

    杨阙安之若素的回怼廖一娟:“我说了,网上的八卦新闻有多少真的呢,大部分都是空穴来风不可信的。”

    她这是在委婉的撇清她跟盛正宇的绯闻?

    廖一娟哂笑一声,接着意味深长道:“可信度高不高,确实存疑。至于是不是空穴来风——如果八卦都是凭空捏造的,那随便谁都可以跟外面的狗仔抢饭吃了。”

    杨阙侧眸看过去,眼中的冰冷让人心生寒意。

    廖一娟泰然自若的接住她丢来的眼刀子。

    两个年纪差不多的女人,之间的战场还真是硝烟滚滚。

    明枪暗箭的来来去去,双方都丝毫不怯弱,却让观战者胆战心惊的。

    季炀在心中无奈的叹息。

    轰——

    天空传来一阵响雷。

    陷在睡梦中的简言,身子猛地的震颤一下,接着剧烈的抖动起来。

    她脸上的血色瞬间被抽空了一般,几近透明的额头上沁出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

    季炀忙将她抱进怀中拍打安哄,在她耳边轻哼着软绵悠扬的小调儿。

    从来没见过季炀这么温柔的一面,杨阙格外诧异。

    她眼中似乎只有季炀,没有注意到简言的异样。

    廖一娟从包里掏出纸巾,慌手慌脚的时候不忘问:“这孩子怎么了?”

    接过纸巾,给简言擦汗,季炀轻声回:“害怕打雷。”

    杨阙笑了,“这么大个人了,还害怕打雷……”

    廖一娟看过去,不遗余力的嘲讽她:“你一个快四十的人了就没有害怕的东西?”

    她的嘲讽果然很奏效。

    杨阙的脸刷的一下就拉下来了。

    她最忌讳的就是年龄问题。

    廖一娟和杨阙在车上,季炀很克制。

    克制着亲吻、抚摸简言的冲动。

    他将所有的冲动都压抑在自己的怀抱中,将简言紧紧拥住。

    

;还是廖一娟细心,她打开手机里的音乐播放器,公放了一首舒缓的小提琴曲。

    “她听不到的!”季炀似乎很痛苦,声音压抑且艰涩。

    “他这是怎么回事啊?”廖一娟关切的问。

    季炀摇头,不言。

    廖一娟也没追问,只道:“这样不行。你看他出了多少汗,这样下去他会着凉的!想办法把他叫醒!”

    季炀攒着已经湿透的纸巾。

    <!-- csy:23640035:137:2019-03-26 09:54:11 -->
相关文章
  • 秦夫人姀锡手打19楼,龙凤奇缘黄梅戏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

  •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男士射精女士视频...

  • 把女朋友摸的发软,好多水吸用力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