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第一次太疼了感觉像一堵墙,被黑人插到高潮

作者:admin 2020-03-14 12:03:47 我要评论

来时路葱葱,归时路漫漫。好景依旧,却没了赏玩的心。</p>

    </p>

    南宫墨带着两个人,一步一步的迈着,他手里的南宫鹭体温很低,身后的南宫菲儿也再度的昏了过去。手里还紧紧的握着她那只小乌龟。</p>

    </p>

    三个人浑身都湿漉漉的,天色又晚了,寒风缕缕吹过,南宫墨瘦小的双腿打着颤。</p>

    </p>

    南宫墨的牙齿咬着南宫鹭的衣服,牙齿被扯断了一颗,身后背着南宫菲儿的背部也早就麻木了。来的时候,他是蹦蹦跳跳的,体力又充足,现在,可以说得上是狼狈不堪。</p>

    </p>

    南宫鹭一直昏迷着,他被冰水泡的太久了,又曾把热量给了弟弟妹妹,身上多处冻伤的痕迹,呼吸更是越来越微弱。</p>

    </p>

    南宫墨的心里已经快要崩溃了,不住地加快着自己的步伐,明明已经酸痛,明明双腿都颤抖的不听使唤了。</p>

    </p>

    “墨哥哥,如果太重,就放下菲儿吧,快些回去,不然凰姨要担心了。”南宫菲儿在周子轩的身后醒一会,晕一会,但她倒是蛮享受这样的生活的。</p>

    </p>

    “傻丫头,我是不会抛下你们,不会,抛下自己的亲人的。”南宫墨给自己打着气,回去的路全靠那仅此的意识和本能。</p>

    </p>

    “白薇说过,当一件事情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就转移注意力,多想想那些高兴的事情。”小小的南宫墨在自我催眠着,他生活在南宫家这个京城最大的世家,母亲是当代的家主,父亲是名动一时的武者,他从小就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所有的人都顺着他,接受着最好的教育,接受着所有人的祝福。</p>

    </p>

    “母亲说过,我所来的幸福,是因为我的身份,我不希望。。除了我身份之外,我一无是处,什么也保护不了。。”</p>

    </p>

    不断的催眠着自己,踏入南宫家庄园的一瞬间,他就昏了过去。。</p>

    </p>

    “如熙,你是医仙,你能治好这孩子的,让他恢复如初,对吧。”</p>

    </p>

    “不可能了,他的身体已经被寒气侵入的太深,我能做的就是让他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但是经脉受损严重,如果想和以前一样练武是不行的,甚至每到阴冷的时候,关节还会隐隐作痛。”一个女人手中拿着银针在一个少年身上施展着。</p>

    </p>

    南宫墨刚刚醒来就听到了这个噩耗,他和南宫鹭在一间屋子里接受着治疗,南宫鹭比他醒来的早了一些,双眼有些背上,坚毅的脸庞显得有些落寞。</p>

    </p>

    “大哥。。大哥。。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带你们去那里的。”南宫墨躺在床上用被子遮盖住自己的脸庞,那是一种深深的自责。</p>

    </p>

    “别哭,墨弟,不能练武又如何,至少这一次,我将你们从冰下带了上来,之前的锻炼也算是有所得,我很满足。”南宫鹭释怀的笑着。</p>

    </p>

    “可。。可是大哥的梦想是成为一个武者,一个强者的,不是么?这是大哥的梦想。”南宫墨有些哽咽。</p>

    </p>

    “谁没破碎过几个梦想,只要你们还平安,我就很欣慰了,墨弟你做得很好,你那份毅力,让我们都回来了。别苦着脸了,我的人生不只是练武这一条路啊,我会好好学习谋略,从另一个方向给南宫家带来繁荣,我曾经发誓过,要让每一个弟弟妹妹健健康康的长大,至少。。也要平平安安的。”</p>

    </p>

    “大哥。。”</p>

    </p>

    南宫凰与韩如熙看着这两个少年,慢慢的走了出来,去到了另一间屋子。</p>

    </p>

    在这里,韩如熙的脸色也有些阴沉,南宫凰也知道或许比起那个侄子,自己这个侄女更加的严重。</p>

    </p>

    “菲儿如何?”南宫凰默默的问着。</p>

    </p>

    韩如熙收回了银针,叹了口气,“比那孩子还要严重一些,身体机能在缓慢的恢复。。但有一点很严重。。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p>

    </p>

    “连你都说严重,看来是有些难了。说吧,我身为家主,无论什么结果我都会为之负责。”</p>

    </p>

    “她以后不能生育了,至少现在看来如此,除非做大手术,但那样的风险和换心脏一样都只存在于传说中。至少现在的医学,无论中西医还暂时做不到。”</p>

    </p>

    南宫凰身子晃了晃,对于一个女人而言,无法生育,这是多么的晴天霹雳。她甚至不知该如何和这个可人的女孩诉说这件事情。</p>

    </p>

    她还那么小,并且胖嘟嘟的,她很喜欢,南宫凰就是因为经常带着菲儿和一个叫做韩初晴的刚刚三岁的小女孩,所以也一直想要个女孩。</p>

    </p>

    “不要告诉。。墨哥哥。。千万不要告诉他。。”南宫菲儿已经醒来了,她也听到了这番话,小小年纪的她也似乎明白这意味着什么。</p>

    </p>

    “菲儿,我知道你和他关系极好,但这是他做错的事情,男子汉该为自己做错的事情负责。”南宫凰面色严厉,她不会包庇自己的孩子。</p>

    </p>

    南宫菲儿猛地摇头,说道:“凰姨,也是墨哥哥救了我,是我太傻,是我太笨,是我做得不够好,不要告诉墨哥哥,菲儿,不愿意看见墨哥哥自责,愧疚,菲儿所憧憬的墨哥哥永远阳光,自信,勇往直前。我从小就发过誓,要跟在他的身后,守候着他,只要墨哥哥开心快乐,我也开心了。。。因为在我有记忆开始,只要我孤单的时候,害怕的时候,总是墨哥哥陪在我的身边,我很怕黑,墨哥哥给我点着蜡烛,守候到我安静的入睡。唱着那走调的摇篮曲,真的,很好听呢!”</p>

    </p>

    南宫菲儿苍白的小脸笑得很开心,像一个小天使。</p>

    </p>

    不知道过了多久,南宫墨的身体伤势最轻,他早早的就恢复了过来。</p>

    </p>

    “如果你一直坐在这里,身体受不了会生病的,到时候还会给其他人造成麻烦。”韩如熙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她注视到了这个少年,小小年纪尽管做错了事情,但那坚毅的心神很是难得,居然能够将两个人从那么遥远的冰湖带了回来,如果是一些心智不坚定的孩子,早就昏倒在路边了,尽管很多人在责备他,但韩如熙认为,他已经做得足够好了。</p>

    </p>

    “姨,谢谢您,救了我的大哥和妹妹。”南宫墨并不认识韩如熙,但也清楚这个女人的医术很了不得,自己以及南宫鹭和南宫菲儿都是她就醒的。</p>

    </p>

    “谢倒不用,举手之劳而已,我也不是全能的,所有人都有可以做到和不能做到的事情。无论那个人再厉害都如此。人活着不怕做错事,但如果没有面对和继续下去的勇气,那才是一个失败的人。”韩如熙很没有形象的坐在了他的身边伸了一个懒腰。</p>

    </p>

    “我不会畏怯,今日之事,我永远铭记在心,我南宫墨发誓,只要我还活着一天,只要他们有想做的事情,我一定会尽全力帮助他们,满足他们。”南宫墨小小的拳头举了起来,目光无比的坚定。</p>

    </p>

    “那你呢?”韩如熙问着。</p>

    </p>

    “我?”</p>

    </p>

    “是啊,虽然你年纪还小,但如果时时刻刻都愧疚,那你的人生也将是一个悲剧。”</p>

    </p>

    南宫墨低下了头,默默地说道:“我。。我也不知道。。”</p>

    </p>

    “想不想学医,我可以收你为徒,带你走入医道。”</p>

    </p>

    “学医?”南宫墨犹豫着。</p>

    </p>

    忽然二人的身后传来了脚步声。</p>

    <

/p>

    “如熙,你收了他,不怕沈师找你麻烦么?我也在医仙谷待过,那可是没有男弟子的。”</p>

    </p>

    南宫凰走了出来,她的神情有些憔悴,显然也背负了很多的压力。</p>

    </p>

    “过去没有而已。。尽管我要照顾听梅,在梅园住了多年,可师傅总是催我闲暇时也收个徒弟,不然作为准医仙,连个大弟子都没有。我看他就不错。”</p>

    </p>

    “母亲!”南宫墨也站了起来,不太敢直视母亲的眼神</p>

    </p>

    “我不做主,墨儿,你自己决定吧。”南宫凰摆了摆手。</p>

    </p>

    “我,我暂时还没有学医的想法,大哥和菲儿因为我的拖累如此,我不能跟着姨一走了之,我,我也不知道未来会如何,但现在,我只想待在他们的身边。”南宫墨摇着头拒绝着。</p>

    </p>

    “你啊,不知有多少人希望成为我的徒弟,你居然拒绝了。”韩如熙点了点南宫墨的鼻子,随后转过了身子,说道:“伤心了,走了,回去给梅儿辅导功课去,那孩子心思越来越深沉,就连我这做母亲的有时候都猜不透。”</p>

    </p>

    南宫凰看着挚友的背影,呢喃道:“如熙。。让你从梅园出来。。辛苦你了。”</p>

    </p>

    已经多久,她这位挚友一直将自己封闭在了那一处园子里,若不是自己请求,她仍不愿踏出一步。</p>

    </p>

    “辛苦算不上,偶尔出来走走也好,不然心中的阴霾永远也散不去,但不走出来,我怕他从天堂看到这一幕,也会大骂我一通吧,你知道的,我最听他的话的。”韩如熙一边走着,同时说道:“如果这小家伙想要学医,我随时欢迎,但那时候他可就不是我的大弟子了。”</p>

    </p>

    韩如熙走了。</p>

    </p>

    “也许你跟着她学医是一条出路,我不会为你开脱,但她说的没错,你的内疚,你的愧疚,你那想补偿的心情,种种情愫夹杂在一起,如果你无法改变,那已经注定你的路途不会走的太远。”</p>

    </p>

    听这母亲的话,南宫墨也是一阵落寞,淡淡的说道:“母亲,刚才姨问我的时候,我也动摇过,内心是恨不得一走了之的,我不知该如何面对他们,但如果这么走了,那身为男儿,一点担当,一点责任都没有了,我喜欢鹭哥哥,我也喜欢菲儿妹妹,我希望他们能够开心,能够过得幸福。”</p>

    </p>

    在远处,拄着拐杖的南宫鹭看着自己的这个弟弟,若有所思。</p>

    </p>

    小小的三个少年,都曾有着各自的誓言。</p>

    </p>

    周子轩坐在车里,闭上眼睛,思绪再一次回到那些个夜晚,三个人快乐的日子,温柔的,让他沉醉。</p>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第一次太疼了感觉像一堵墙,被黑人插到高潮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